您的位置: 石嘴山信息港 > 生活

百味冤家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08:12

楔子  春夜,风依旧冰寒,恽心洛慢吞吞的走在这春寒的夜里,握着剑的手在夜色里苍白的有些扎眼。  打更的声音很清晰的传来,恽心洛站在窗下的阴影中。望着屋里两个正商量什么高兴的事情的夫妻,恽心洛的左手摸了摸口袋里那张二十万两的银票,咬牙,很有礼貌的过去敲了敲门,夫妻两个在看到抬脚进门的恽心洛时,脸上的笑容顿时象被冻住了一样。  白发飘飘的老者望着一脸漠然的黑衣年轻人客气而轻声的说了声请坐。在桌子下紧紧的握住了旁边老婆婆的手,就静静的看着恽心洛。恽心洛在老者的注视之下有丝不自在。  “我是来杀你的。”黑色的剑在在灯光下闪过钝钝的颜色,在风中摇晃的灯笼上泼上了朵朵血色的梅花。  “爹爹……”一道蓝影带着馥郁的香气从恽心洛身边闪过,“爹爹……娘……”回答她的只有汩汩而出的鲜血。蓝衣女子抹了抹眼睛,取过墙上的挂剑,冲出了门,却哪里还有黑衣人的影子……    章  万俟璃坐在那破破的茅屋后头的山坡上,不远处的那条小道还一如以前那样黄沙漫漫,心里不免有些担忧,握着一对小铃铛的手心里全是冰冷的手汗,从哥哥走的那天起,每天的黄昏万俟璃总要坐到这山坡上望那红彤彤的落日,和不远处的满天黄沙,期望可以看到哥哥的身影。  万俟璃脸上淡金色绒毛,在夕阳下依稀可见,突然她脸就生动了起来,麻利的站起来,冲进茅屋喊道:“娘,娘,哥哥回来了。”屋里一身农妇打扮也掩不住美丽的妇人放下手里的针线活,拉住蹦跳着的万俟璃:“瞧把你这丫头高兴的,来,去把那只鸡端上来,我们开饭。”  一身风尘的恽心洛在看到桌子上那只已经煮得只见骨头不见鸡肉的鸡顿时停住了摸着万俟璃的头的溺爱动作。  万俟璃睁着清纯的眼睛问:“哥哥,怎么了?这只鸡是娘到镇上卖掉了刺绣换回来的。娘的刺绣可受欢迎了……”  “娘,以后不要到镇上去了……我来养你们。”  “我要和哥哥一起出去赚钱。”万俟璃清朗的声音,还有那清澈的眼睛在这一刻永远的烙进了恽心洛的心。  夜里,皎洁的月光洒落在恽心洛的床前,凳子上的那件黑衣刺着他的眼,逃避的翻了个身却依然忍不住转头。吃饭的时候找不到一个很好的理由把这一笔钱给娘……  第二天的早晨没有阳光只有雾,恽心洛带着他的黑木剑在茅屋门口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堆着的草垛。在他所熟悉的小镇请了当地的木匠告诉他要在茅屋的地方盖上一间的房子。然后……带着满心的沉重离开了小镇。  四月,江南小城,桃花盛开。  恽心洛依旧一身黑衣出现在小城里。低着头慢慢的走着。恽心洛突然被撞,看见华丽的衣角从脚边如丝般的滑过。恽心洛抬头不经意的扫视了这位年轻的公子,锦衣华服,手摇折扇,骄傲的象只公鸡。恽心洛的嘴角往上牵动了一小下,然后退到一边。锦衣公子的随从走过恽心洛身边故意的蹭了他一下,啐了他一口。  恽心洛走得远了。似听到有姑娘的叫喊,恽心洛站住望着路边院子里伸出墙外花枝上的桃花在风中摇曳生姿……他开始往回走。  蓝衣姑娘手中的利剑丝毫没有章法却狠狠的刺向了刚与他相撞的锦衣公子……锦衣公子轻松避过,嘴巴里却还占着蓝衣姑娘的便宜:“我瞧着姑娘生得好生漂亮,跟我回去。我包姑娘你终身享乐不尽……”  蓝衣姑娘一身不吭,身随剑转,带着桃花的香味轻灵得如凌波仙子,如云的水袖中有寒光闪过。剑已向锦衣公子刺去,锦衣公子带着迷死人的微笑用扇子迎上了蓝衣姑娘的利剑,在即将迎上的刹那,蓝衣姑娘的剑忽的往下一沉,蓝影带着股馥郁的芳香在缤纷的落英中朝恽心洛刺来。  “好熟悉的香味……”恽心洛有一瞬的恍惚,却习惯性的拔剑,拨开了蓝衣姑娘的剑,“请问姑娘……”  “我认得你……我要替我爹娘报仇。”蓝衣姑娘再度欺身而上却被锦衣公子拦住:“报仇之事事关重大,姑娘切不可胡来,且容我帮你一问。”  蓝衣姑娘湛蓝的眼睛里泛起了一汪晶莹。推开在一旁碍手碍脚的锦衣公子,一剑朝恽心洛刺去。却又在半途被那锦衣公子截住攻势:“既然姑娘这么执着,那我楚昊就帮姑娘杀了他如何?”  自称楚昊的锦衣公子从随从手里接过剑。飞身拦住已迈步的恽心洛:“今天我楚某就做做好事,积点德,替这位姑娘杀了你!”  透绿晶莹的剑身上隐约有花。恽心洛震惊的看着那把泛着莹光的剑:“冥花剑?”  “嘿嘿,算你识货。”楚昊的剑带着寒气刺向了恽心洛握剑的手。  恽心洛露出一丝浅笑:“冥花剑难得一见,可惜却被用来做装饰用……”抽出腰际的黑木剑迎上寒气森然的冥花剑,抽剑的瞬间对上了蓝衣姑娘美丽而愤怒的眼,却转头依旧讽刺楚昊,“难道你不知道空着的手才是真正握剑的手吗?”  蓝衣姑娘的利剑在恽心洛还在专心应付楚昊的时候,毫无预警的从侧面攻向恽心洛……  楚昊却也非泛泛之辈,冥花剑带着森然刺破空气,嗖嗖的一剑连着一剑朝恽心洛刺来,恽心洛挥开楚昊的连环剑再去应付侧攻的蓝衣姑娘就有些吃力。黑木剑挥向蓝衣姑娘的剑锋,只挥开了那么一点,哧溜,蓝衣姑娘的剑顺着黑木剑钝砘的剑锋,刺进了恽心洛的肩膀,迅速拔出又刺,飞扬的血迹在早春的江南小城留下了美丽的痕迹……  恽心洛闭着眼睛轻叹——罢!等待着蓝衣姑娘刺向腰际的一剑还有楚昊刺向胸膛的一剑……  又一声轻叹!一个散着长发的紫衣女子静静的站在一旁,轻轻的挥了挥有着精致苏绣的袖,笑魇如花。  冥花剑停在了半空……主人盯着着紫衣的姑娘发呆……  蓝衣姑娘刺向恽心洛胸口的那一剑却在紫衣姑娘似不经意的轻挥衣袖间失去了凶狠,剑尖也温柔的停在了恽心洛的腰际再也没有刺进去的霸道……  紫衣姑娘莲步轻移,扶住了同样失力的恽心洛,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城中的依云楼走去……    第二章  “天鹰,人已经在了,现在怎么办?”紫衣女子坐在床边问站在窗边背向着她的男子。  “我已经照你说的办了。”紫衣女子妖娆的走过去抱住窗边人,从精致的袖着苏绣的袖子里伸出如葱般白嫩的手,手指上泛着妖异的深蓝拂上了男子的脸。在他的耳边吹气如兰……  “瞳瞳。”被换做天鹰的男子握住了紫衣女子的手,犹豫片刻之后带着些许的抱歉,“还要委屈你一下,尽量好好的招待恽心洛……”  紫衣女子——瞳瞳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却在天鹰伸手搂她的那一刻化为一滩春水:“天鹰……”  “这是我爹爹的意思……”瞳瞳推开天鹰,很大声的说:“爹爹,又是你爹爹,什么时候你才可以不在我面前提你爹爹,什么时候你才会说我恽天鹰要做什么……”  恽天鹰又搂住瞳瞳,轻轻撩开她额前的头发:“不要生气,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  “难道你已经给他吃了百日腐心丸?”  “嗯……”  “呵呵。”瞳瞳笑得妩媚。在天鹰的脸上轻啄,“期待你的功成名就……”  床上有轻微的喘气声,瞳瞳转身望望床上的恽心洛,轻声道:“他要醒来了……”  瞳瞳望着还在晃荡着的窗子发呆,耳边传来了恽心洛略带疑惑的声音:“这是什么地方?”  恽心洛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暗紫的床幔,还有床幔前发呆的紫衣女子。想起了刚才蓝衣女子那让自己不愿再避退的一招,还有紫衣女子突然出现而带来的莫名的昏眩。  “这里是本城的依云楼,我叫苏瞳瞳。”  恽心洛略带着厌恶的挥开瞳瞳递过来的茶杯:“我怎么会睡在这里?”撑起身才发觉肩膀撕裂似的疼痛。  小心的撑起身体准备拿剑就要走,苏瞳瞳压住了恽心洛拿剑的手:“你以为我苏瞳瞳这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嘿嘿一笑,“如果你愿意一直就这样浑身无力,形同废人,那我就不阻拦你。”苏瞳瞳闪到一边,拨弄着散着的满头乌丝,指甲上蓝幽的颜色一如她变化莫测的眼神。  恽心洛拿剑的手苍白得没有生气。语调很低沉的说:“给我解药。”  苏瞳瞳朝那茶杯一撇嘴巴:“喝了它就什么事情都没有。”苏瞳瞳笑着看恽心洛带着厌恶喝下那杯茶。走上前想用那精致的绣着苏绣的衣袖给恽心洛拭去嘴角遗留的茶汁,恽心洛闪过,“谢谢姑娘,告辞……”  “欢迎你再回来……”苏瞳瞳依在门口,风情万种的挥动着那精致的袖。  恽心洛刚迈出依云楼的门,一阵剧烈的眩晕,他咬牙以剑驻地。转头望向那黑洞洞的窗口,调息,然后收起剑往回走。  苏瞳瞳似乎连姿势都没有变依然依着门,看到恽心洛,满脸笑意的要去扶恽心洛。  “给我解药。”苏瞳瞳的手停在了半空。略带惊恐的眼神望着架在脖子上的黑木剑。她的脸开始发白,笑容却在加深,“解药你不是吃了吗?不相信我那干脆把我给杀了吧。”苏瞳瞳挺胸。脖子上沁出了一圈血珠,在她苍白的脸和暗紫的衣服下艳如鬼魅。  恽心洛有点失神的望着眼前这个妖媚的女人,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能够多变得让他无措。  背后有很强的杀气。恽心洛暗自调息时瞥见了苏瞳瞳的手指微动。  又是熟悉的馥郁的香气……恽心洛挥出去的剑招突然失力,轻轻的迎上了蓝衣姑娘的利剑,莫名其妙的蓝衣姑娘的剑势忽减,身子就软在了苏瞳瞳的怀中。苏瞳瞳的手指顺着蓝衣姑娘英气的眉游移:“啧啧,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为何老是想着杀人?一点不可爱。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蓝衣姑娘呸了苏瞳瞳一口:“不要脸!记住了,本姑娘坐不更名行不改姓,蓝剑!除非我死了,要不我一定要报杀父之仇……”蓝剑仇恨的眼神射向了软软的靠着墙的恽心洛。  苏瞳瞳泛着诡异蓝色的指甲在蓝剑的脸上轻划,突然一个清脆的嘴巴:“嘻嘻。疼吧。小姑娘看到长辈要有礼貌。走吧……不过记着,以后不要找他报仇了,你的武功再练十年也杀不了他。”  恢复了力气的蓝剑挣脱了苏瞳瞳的怀抱,甩手就往苏瞳瞳脸上挥去。苏瞳瞳的目光闪烁,恽心洛用仅剩的力气抓住了蓝剑的手:“不可……”  蓝剑羞怒。狠狠一掌朝恽心洛攻去,恽心洛肩伤没好,胸口又重重的受了蓝剑一掌,喉咙发甜。忍着吐血的欲望。含糊不清的说:“报仇以后多的是机会。不急于一时,你走吧。”  蓝剑望着摇摇欲坠的恽心洛正要提剑再刺。耳边慵懒的女声响起:“如果你不想死在这里,那马上给我消失……”  蓝剑蓦的转头,看见了微闭着眼睛,扣着手指的苏瞳瞳,想到刚才晕倒的羞辱与无奈,咬牙从窗口跃出。  空气中弥漫着馥郁的香气。似乎还混杂着熏香的味道。恽心洛的力气正在迅速的回复……  “你可以在这里调息养伤,也可以走……”  恽心洛捂着胸口,,捡起落在地上的黑木剑,走了。  “你为什么放他走?”苏瞳瞳听到了她说熟悉的天鹰的声音。  “那你为什么不阻拦?”苏瞳瞳笑说,“你不是也不想他留在这里?”    第三章  四月的桃花开的灿烂,芬芳漫溢在小城的每个角落,在不经意间就能在路人的发梢,衣角发现粉色的花瓣……  恽心洛就站在一棵盛开着桃花的树下,望着微风中轻颤的桃花和满面春风的路人,不由得想起了万俟璃,她还是不是在那小山坡上在每一个落日的余辉里痴痴的等待着他的归去……想是房子现在该盖得差不多了吧……  “走开,不要跟着我……”  恽心洛听到熟悉的声音,反射性的寻找声源。  蓝剑正挑着她那英气的眉怒斥着嬉笑的楚昊,突然蓝剑的声调就软了起来,脸上堆满了假笑:“如果你能帮我去杀掉恽心洛,我就对你好。”小姑娘的耳朵悄然染上了红晕……  恽心洛苦笑……  带着股骄傲,楚昊拦在了恽心洛的面前:“真是巧啊,又遇上了。”  “和他废什么话,帮我杀了他。”蓝剑人剑合一,急速的朝恽心洛攻来。  恽心洛带着些许的不经心拆着楚昊的剑招,对于蓝剑的攻势似乎懒得去理会。  一道长长的伤口,从右后肩一直延伸到左腰,恽心洛一个踉跄。抬手搁住了楚昊右侧的攻势。背后的剑伤疼到了他的心里……蓝剑剑上的血顺着剑刃汇成一条血线往下淌……蓝剑的脸有丝苍白,她有些无措的望着恽心洛背上那条暗红的伤口,血还在不断的往外冒,顺着衣襟的下摆,染红了满地的花瓣——更加艳丽。  “杀了他就能为爹娘报仇了吗?”蓝剑看到恽心洛吃力的转身面对她,不可思议的是恽心洛在笑,笑得很开心,“把我杀了,替你爹娘报仇吧。”  蓝剑看着带着释然笑容的恽心洛有些微怔。在他的释然里蓝剑看到了爹爹染了血的白发,爹娘牵在一起的手,还有那只血色梅花的灯笼……  “你去死……”蓝剑的剑直直的朝恽心洛胸口刺去。  剑尖离恽心洛的胸口只有一丁点的距离,蓝剑手中的剑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外力震开。蓝剑蹬蹬后退两步,只觉得眼前有影子闪过。恽心洛就这样在她眼前消失不见。  踏过染血的花瓣,蓝剑朝着影子的去向,在四月的暖风里前行…… 共 1447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治癫痫去哪治疗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