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刑释人员创业成功帮助700多名狱友回归社

2018-10-30 12:24:55

刑释人员创业成功帮助700多名狱友回归社会(图)

汪金小  10月下旬的一天,一个光头的中年汉子,带着一群人,出现在江西庐山脚下一块田地里。  光头汉子大谈种植技术,有人忍不住问他:“你的种植知识这么丰富,是不是科班出身呀?”  “我坐了18年监狱,没看我是光头?”灰蒙蒙的近视镜后,这个瘦瘦的江西老表挤着眼睛笑了。他3岁的儿子经常玩他的眼镜,所以镜片上总也擦不去印渍。  光头汉子叫汪金小,46岁,现为江西省九江市一家生物公司的董事长。  与10年前相比,汪金小已判若两人。那时,汪金小所在乡的党委书记阮德友见到他时,他总是“低着头、弓着腰,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见到家长,连话也不敢说”。  今年4月,汪金小的公司被九江市政府设立为“刑释解教人员过渡性安置帮教基地”,帮扶刑释解教人员重新走回社会。这些人通常称自己为“回归人员”。  大家更喜欢叫公司为“回归山庄”。这是汪金小起的名,他解释说,“回归”有两层意思,一是重新回归到社会,二是借用当地名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之意,自娱自乐。  1982年的一个冬夜,汪金小和两名同学路过城边的火葬场时,三人撬开一间房门,盗走一台12英寸的三洋牌黑白电视机。他们的动机很简单,只为跟着电视上的《Follow me》学英语。  第二年,当地开始“严打”,三人被捕,均被判处无期徒刑。那年,他17岁,刚刚高中毕业。  在狱中他表现“还可以”,被减刑到18年。2001年5月,汪金小被释放。那时起,他就想如何“回归”。发展起来后,他就想让更多的回归人员“回归”。截至目前,回归山庄共培训763名回归人员,过渡性安置167人。  出狱后,汪金小向自己的狱友借了3000元钱,按照从监狱带出来的报纸提供的信息,到武汉买黄鳝。他满怀期待自己能发财致富,从而让大家能“看得起自己”。  结果上当受骗,汪金小初次创业失败。接着,一个狱友给他在深圳找了一份工作。汪金小没有路费,就找一个亲戚借,但4次开口,4次被拒绝。那时,他好几天都不想出门。他甚至想着再去犯罪。  深圳没去成。他又向狱友借钱,开始新的创业。在养殖黄鳝期间,他发现蛆可以做黄鳝的饵料,并发现了一种养蛆的诀窍。为研究技术,他连续几天不睡觉不动窝儿,守在恶臭的粪堆边,等着蛆爬出。  这名高中毕业生有一股子“韧劲”。就像他读书时,为了跟着村里的电视机学英语,为换台的事情,和村里人不知吵过多少次。后来,他干脆偷了一台电视机回来。  在监狱中,对化学和物理一窍不通的他,硬是苦学知识,当上教员、电工,成为监狱中的“标兵”,享受“单间”的待遇。他引以自豪的是,有一个实验室,他是个进去做实验的犯人。凭着这些,他得以减刑。  创业时,他经常去城里的书店。一进去就是半天,以至于书店的人怀疑,“这个光头是不是想干什么坏事”。  很多回归人员说,汪金小“很有胆略”。他“壮着胆子”走进乡政府大院请求帮助、给县委书记写一封6页纸的信,这些事在圈内传为美谈。  乡党委书记用工资担保,为他贷款5000元。县委书记现在还保留着汪金小写给他的3封信。世界银行的大门也向其敞开。汪金小争取到数十万元的免息贷款。  在县城养蛆期间,一些无事可做的回归人员经常到他这里聊天。汪金小把这些朋友张罗到一起,准备大干一番。在政府的帮助下,他们修了几间房子,成立“回归山庄”,以养殖种植为主业。  山庄当时有12人,其中9人为回归人员。那段时间,汪金小还养了3条狗。冷的时候,他就和狗钻一个被窝。 “只有狗不嫌弃我们。”他说。[1][2]下一页山庄逐渐有了起色。但是,“庄主”汪金小认识的10多名狱友却因为找不到生计,而再次走上犯罪道路。  一名狱友在“二进宫”之前,还专门找到他,说自己不被人信任,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不如再进去。这样的消息,总是让汪金小深深担忧。“如果没有安身立命的本事,将会有更多的人进去。”  汪金小初创业时,借他钱的狱友曾对他说:“我帮助你,不要你感谢我。你要帮助更多的人,就算是对我的回报。社会不接受我们,我们只有自己帮助自己。”  这句话他常常想起。当他的技术成熟后,他让回归人员来免费学习,并免费提供食宿。远的可通过函授的方式学习。  一时间,山庄来了不少回归人员。住的地方都很紧张,一些人干脆就铺张席子睡在地上。还有一些回归人员,没有找上门。但一旦他知道,就会主动找到对方。  汪金小培训回归人员后,连时任县委书记都感觉到,当地“重新犯罪率明显下降”。  “受过培训的回归人员没有一个‘二进宫’。”汪金小笑着说。他坐在太阳下,阳光打在他的光头上,反光。  除技术辅导外,他还和司法人员、专家一道,对回归人员进行心理、道德等多项辅导,尽力让大家“变成正常人”。  去年,汪金小将公司搬到九江庐山脚下。九江市一名养狗的回归人员小程碰到了困难。一个大热天,汪金小找到小程。  小程还记得,当时狗场里臭气冲天,苍蝇蚊子到处飞,汪金小毫不介意。小程过意不去,特地跑出去买了几瓶绿茶。  “你的心意我领了。你现在很艰难,能省就省点吧。把水退掉,我自己有水。”汪金小对小程说。  终汪金小也没喝绿茶。临走时,他还给小程留下1000元钱。而当时,汪金小的公司的正面临资金困难,连工资都发不出。他脚上的皮鞋已经又旧又破,可他不舍得换,还和员工说:“不露脚趾头就行。”  有员工称汪金小过着“苦行僧”似的生活。他常年光头,不抽烟,几乎不喝酒,从不穿西服,吃饭也不讲究,有一口吃的就行。可是,一些回归人员总能讲出他慷慨大方的一面。他曾拿出30万元帮助回归人员,至今仍有近一半的钱没有收回。  “与人幸福,与己幸福。”员工们经常听到汪金小这么说。  九江有一个“太阳村”,收养了一些父母双双入狱的儿童。汪金小给每个孩子每天早晨提供一个鸡蛋。  员工小樊还总结出“少点一个菜理论”。他陪汪金小买东西时,汪金小几乎不还价。小樊提醒他,他就会说:“不就是少点一个菜?人家赚了这点钱会高兴。”  汪金小特别注重找回回归人员的尊严。有“大人物”到公司后,这名董事长总会打给一些回归人员,让他们到公司帮忙。  “说是帮忙,其实什么都不干,无非就是倒倒茶。公司有那么多员工,还缺倒茶的?”有回归人员说。  “帮忙”的时候,汪金小会把一些回归人员留到会议室,有时还会郑重地向对方介绍这些人。  公司每有重大决策,一些回归人员总会被召集到公司。汪金小总会征求大家的意见。偶有陪客人吃饭的时候,汪金小也不忘叫几个回归人员作陪。  时间长了,他们逐渐明白,董事长是在帮他们找回“自信和尊严”。  “我在他们身上能看到自己早期的影子。别人帮着我回归了,我也要帮助别人回归。”汪金小说。  2007年,汪金小结婚了。现在他有两个儿子,一个3岁,一个1岁。汪金小每天都要上看国内和科技。即使抱着3岁的小孩,他仍不忘浏览页。小孩争着要看动画片,哭闹起来,他才给孩子打开视频。  当年警察抓人时,他跑出去躲了几天。他本想回家看一眼父母就出外打工,可父亲报了案。当他出狱后,他才知道父母双双离世。为此,他总觉得愧对父母。  不过,现在他觉得能对得住父母。有一次在梦中,他对父母说:“爸妈,儿子对不起你们。现在我帮了不少人,别人的父母就不会伤心了。”  他记得,父母当时都笑了。本报 郭建光文并摄

前一页[1][2]

装配机器人
现金捕鱼电玩城
UV能量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