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不将爱情进行到底

2018-11-05 09:13:44

不将爱情进行到底

自离开老甲以后,我就公开宣称从此不再相信爱情。老甲是我同居已有两年的男朋友,他和我一样属虎,正好比我大一轮。

我们之间的故事开始在去年本命年的生日。那天是六一儿童节。我们共同的好友——阿亮约我去他开的“清心茶社”品茶聊天。我喜欢喝绿茶,据说长饮绿茶可以预防癌症,还能美容。

老甲也是阿亮请去的朋友。阿亮告诉我,我和老甲是同一天的生日,我们之间整整相差十二岁。在二十四岁生日之际,遇上一个与自己同属相又是同月同日出生的人,我很有些意外。老甲开玩笑说:“你该叫我一声叔叔。”我还他一句:“你看上去多像我哥哥。”老甲听后开心地说:“你是在间接地夸我年轻,还是真心想认我作哥”

我回避老甲的问话,拿起茶杯抿了一大口茶。其实老甲看上去确实要比他实际年龄年轻。我和他虽是次见面,但我们之间一点生疏感也没有,坐在一起,他一句我一句,一句接一句,阿亮在一边像个听众,根本插不上话。我和老甲仿佛早已相识相知。那一次在茶社喝茶,有一种默契始终连接着我和他。

记忆深刻的是他的“品茶之道”。老甲说,品道茶苦似人生;品第二道茶甜如爱情;品第三道茶清淡如风。我问:你想品第几道茶他说道茶、第二道茶都可免,惟有第三道茶才是人生的境界。这之后,老甲就经常以品茶为由,约我去茶社喝茶聊天。阿亮是我和老甲感情的见证人,他曾经有意无意地提醒我,老甲身边美女如云,他生活里的女朋友像墙上的挂历一样,一页又一页,所以他拖到三十六岁还未结婚。

阿亮是我大学时期的校友,比我早二年毕业,一直在明着暗着执着地追求我。对于他的旁敲侧击,我根本听不进去。我私下认为,像老甲这样有魅力的男人,没女孩子喜欢那才怪呢。

老甲觉察出阿亮对我有意后,就不再约我去“清心茶社”喝茶了。我们改在他的单身宿舍里见面。无论我什么时候去,他总是事先为我泡好绿茶。每每我推开他的门,书桌上两杯清香的绿茶总是让我的心头掠过一丝丝的感动。我不知道他是否也为别的女孩子做过这些事,我也不想知道。老甲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疑问,他用心地说,漂亮的女孩子很多,喜欢喝茶懂得品茶的却不多。仅仅脸蛋漂亮的女孩子,就像副食店里各种各样的饮料,喝一罐可以,喝多了就觉得甜腻腻的,让人生厌。末了,他又看着我的眼睛说:“你是我见过的女孩子当中兰心慧质的一个。”

这个细节发生在北京深冬的一个周日的下午,地点是老甲十平米的小屋。室内有温热的暖气和湿热的绿茶,我和老甲对坐在他的书桌两旁喝一种叫做“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茶。

老甲是一个物质清贫、精神富足的作家。他读过的书,有满满的一堵墙那么多。他写的书,我只认真地读过一本,余下的他不让我看。他说要读他的书,还不如亲自读他本人。

“读你的感觉像春天。”我在心里默念着这句歌词。

那个冬夜,我留在了他那里。我温顺地躺在他的怀抱里,任暖流一遍一遍地漫过我的每一根神经。我固执地认为,这就是我在梦里呼唤过千万次、在生活里找寻了千百次的爱情。阿亮知道我和老甲的恋情之后,说我是一条自投罗的鱼。只有他知道,老甲做不了给我呼吸任我自由的水。他再一次提醒我,将感情投放在老甲身上,我收获的只能是伤心和后悔。我误解阿亮是嫉妒之心在作怪。

我和老甲同居的年,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和快乐。我们都不曾涉及过结婚,但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是那样渴望嫁给他。老甲一直不主动向我求婚。我想起这样一句话:“两个相爱的男女,如果在交往一年之内都不曾提及结婚,那么这份感情的终结果,百分之九十是有缘无分。”我在心里庆幸还有百分之十的余地,留给我和老甲。

我和老甲每个周日在一起生活,其它的时间各自自由支配。我试想过,如果长时间和他生活在一起,会不会发生矛盾抑或会有厌烦的感觉因为每周只有一次的见面机会,我们恪守并珍惜这“每周一聚”。

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我每月固定在某一天吃一种避孕药丸。有一个月,我故意没有吃,我期待着生活出现新的内容。果然,事隔不久,我就从医院得知我已怀孕的消息。

当我欢天喜地地将这一“好消息”告诉给老甲时,老甲生气的表情构成了我心中的痛。他说:“你去医院做手术。”我定定地愣在那里,不敢相信这是出自老甲口中的话。我以为他会像我一样珍惜我们的爱情结晶。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失去理智地喊。老甲坚持他的决定。他说我将是他生命里一个女人,但他决不会涉足婚姻。因为他对婚姻有恐惧症。

我从医院走出来,眼泪已经流干了。医生嘱咐我要好好休养身体,不能流眼泪。老甲表情复杂地看着我,我一脸麻木。手术台上的痛,不是他能理解的,我将不会原谅我的男人带给我的伤害。我离开老甲时,心如死灰。

和老甲分手后的个周末,我横躺在席梦思床上翻来覆去看着窗外思绪茫茫。突然有一种心空了的感觉,我这才体验到当初阿亮所说的伤心和后悔。我打开本,从前翻到后,想找一个适合在此刻陪伴我的人选。名字密密麻麻,但没有一个我想找的。我怕我现在的痛,被他们认为是一种小女人情绪。

我拨通了正在北大读西语系研究生的大学好友马丽的。她在那端,热情地邀请我去北大跳舞放松一下。我满口答应。北大的学生舞厅平时当学生食堂使用,周末就成了学生的娱乐场所。虽然环境设备都极为简陋,但周末来跳舞的人特多。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像我这样来自社会上的人。他们多是刚大学毕业走上社会对学校充满怀念的人。就像三年前的我一样,逢上假日都要找机会回学校舞厅疯玩,挥洒轻易不肯认输的青春。

我喜欢和做学生的马丽在一起。她总是让我回想起我的学生时代,那一段光辉灿烂的日子。和马丽共处,从她身上我能够找到自己还很年轻的影子。自从经历了和老甲之间的这份感情,我发觉我的心苍老了许多。

很快,有一个高高大大、清清瘦瘦的男生走过来请我跳舞,我没有拒绝。昔日女大学生时的清高,现在在我看来是一种极为幼稚的表现。这是一个很会带人踩准节奏轻盈起舞的男生,他极有分寸地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我闻到他身上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突然对他萌生出一份莫名的好感。一曲终了,我说,你很会带人跳舞。他一脸率真的笑,说,那我们再继续跳。

接下来是一曲慢四,舒缓的乐曲在耳边响起,这种感觉很温馨。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在一个陌生的男孩子怀抱里想入非非,反正,一时间和初吻、初恋、初夜相关的回忆浮上心头。

我听见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问:“你是那个系的学生”我想都没有想回答:“西语系。”他又问:“你是那一年级”我笑着反问:你看我像那个年级的学生他深思片刻说:“一般大一的女生功课较忙没有时间来跳舞;大二的女生跳舞还处于羞答答刚走会几步的阶段;大四的女生现在正忙着毕业去向的终身大事。像你这样舞步娴熟、轻松自如的女生,肯定是大三的学生。”他稳操胜券地等着我认可。

我含糊地问:“你猜我有多大?”他脱口而出:“二十岁吧。”我眨眨眼睛心想是不是我驻颜有术,二十五岁的老姑娘了,要是真能回到二十岁那该有多好。我立即说:“我猜你肯定也是大三的学生,一般大三的功课比较松。”他笑着说:“你猜错了,我今年大四毕业保送上法律系的研究生。”我顿时瞪大了眼睛。我决定不给他一个真实的答案。

跳完舞,我们交换了姓名。我骗他我叫吴颖,他说他叫明朗。我们约定下周末依然来这里跳舞。分手时,他看着我和马丽朝西语系的女生楼方向走去。

又是一个周末,我独自去了北大的学生舞厅。明朗果然在里面等我。我们像是老朋友一样坐在一起。那一晚,我们是彼此惟一的舞伴。

走出舞厅,北大的校园空气清新,夜色朦胧。明朗提出沿着校园小径散散步。我们围着“未名湖”走了一圈又一圈。站在高高的“博雅塔”下面,明朗说这就是北大的“一塔湖图”:即的学府里有一座博雅塔,塔边有一个未名湖,湖附近是北大图书馆,所以被男生戏称为“一塌湖涂”。

我和明朗牵着手,坐在未名湖边的木椅上。旁边的椅子上早已坐满了三三两两的学生情侣。夜有些凉的时候,明朗伸出他的长胳膊揽过我的肩。这个动作进行得恰到好处,做得既体贴又有绅士风度。和明朗坐在湖边聊天,感觉既自在又浪漫。

夜很深了,明朗送我到女生楼前。在一个阴暗处,他用力地将我搂在怀中。我把头埋在他的怀里,我听见他的心跳声在急剧地加快。我闭上眼睛任他亲吻。那一刻,我是真的沉醉在这份意想不到的感情里。我分明感觉到这是我一直渴望的那种感觉。

我敲开马丽的门,正巧她同屋的两个女生不在。马丽满脸的惊讶。我一进门就说:“完了完了,我又坠入情了。”

马丽问:“是阿亮的真情感动了你吗?”我瞅着她说:“是一个比我小三岁快要大学毕业的男生。”马丽夸张地叫了起来,规劝我不要假戏真做。我无奈地摇摇头。

自这以后,我经常往北大赶赴明朗的约会。明朗从来不曾怀疑过我的身份。有几次我试图想告诉他真相,但话到嘴边又咽下。我担心再一次为情所伤。明朗毕业离校那天,我去他的宿舍送他。房间里走得只剩他一人。我准备帮他收拾行李,他拦住我,把我抱个满怀。他吻我的时候,我心想这是我们之间的吻别。

想到从此分别,留给明朗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我蓦地难过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珀金斯柴油发电机组
大额验资摆账
碘化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