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信息港 > 育儿

绝世妖尊 第六百二十九章 死讯

发布时间:2019-12-05 05:54:04

绝世妖尊 第六百二十九章 死讯

虽然秦荣在冥界的时候就知道,古尘要面对的这个对手十分强大,但是却没想到,竟然会强悍到这等地步。

秦荣试探道;“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她依然在看着?”

古尘装作看向别处,传音道;“没错,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她全部都看在眼中,因为我能感觉的到,在我们从冥界出来之后,她一直都在盯着我们,只是,现在还没有到她现身的时候。”

“那她什么时候现身。”

“说不定,但是不会太久的,等到我落单的时候,就是她现身的时候了。”

古尘这句话刚说完,随后便是眯眼看向了,院门处,一个匆忙的身影出现,是一个女人!

女人微喘粗气,她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院中的古尘,突然,她眼中浮现一抹氤氲,哭腔道;“小尘子!”

正是木灵灵!

看着奔跑而来的木灵灵,古尘起身,直接将其拥进了自己的怀中。

“嘶!”

身上被秦荣用剑刺穿的伤口被木灵灵正好抓住,古尘不禁的倒吸一口凉气,木灵灵随后才发现,他身上一道道可怕的剑伤,起码有五个伤口贯穿了身体,索性避开了要害。

木灵灵轻捂嘴巴,一脸震惊道;“古尘,这,这是怎么弄的,你怎么伤的如此厉害,没事吧?”

古尘看着木灵灵担心的样子,不禁一笑;“没事,只是被一个恶毒的女人所伤,但是并不致命!”

一旁的秦荣闻言,不禁的眯了一下眼睛,幽幽道;“一言难尽,我和古尘差点死掉,我被一个混蛋家伙,也差点打死!”

秦荣开口,木灵灵这才注意到她,她先是瞪了一下眼睛,随后才不敢置信道;“你,你是秦荣?”

虽然木灵灵见过秦荣的次数不多,而且也都是当年在龙虎军的时候,但是她还有印象,毕竟,秦荣当年可不仅仅的是龙虎卫,她还有一段古尘不知道的过往,那就是在清风府被奉为‘女王’。

所以木灵灵知道她,也不足为奇。

看着秦荣身上的气息,甚至比古尘身上的气息更加混乱,木灵灵狠狠的皱起了额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阿冰说,他在北海上的独山发现的你们,你们怎么会到那个地方?”

“额,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不过说到阿冰我倒是突然响起他告诉我的一件事情。”

木灵灵一愣;“什么事情?”

阿冰说;“你和他结成了伴侣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木灵灵一怔,脸色微红道;“这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还说,我成亲你也不来,算算时间,你当年从北寒州离开,已经多少年了?想让人报信给你都成了奢望!”

闻言,古尘不禁的哂笑,他倒是想来,但是,他哪有时间,况且,当年他其实就在北寒州闭关,只是走的时候,没有来告别而已。

“古兄,你真的来了,阿冰告诉我的时候,我差点没敢相信。”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古尘瞬时看去,这才发现,是武赐!

和武赐,古尘两人可以说算得上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见状,他连忙迎了上去,四目相视,然后狠狠的拥抱了一下。

“你这家伙。”拥抱之后,武赐直接给了古尘一拳,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发现古尘脸色不对,这才发现,他身上有伤,“你,你有伤怎么不早说,我那一拳没有伤你吧?”

古尘捂着肩膀缓缓的摇了摇头;“虽然看起来严重,但是这些伤势都没有伤到要害,我的恢复能力你知道,没有大碍,对了,怎么不见灵灵的二姐?”

“她啊,她这段时间临近修为突破,去闭关了,估计要过上一段时间才能出来。”

“那雪姨呢?”

“难得你心中还记得我。”一个声音响起,一雍容华贵妇人出现在院外,正是雪情菲,也就是木正天的夫人!

四目相视,古尘连忙上前;“雪姨,多年不见,您还好吧?”

“一切都好,当年你送灵灵来了之后离开,这一晃都已经几十年的时间,没想到,这短短几十年的时间,你的修为突进如此之快,现在,已经跻身进修道界的强者之列了。”

“雪姨说笑了,我这点修为在修道界来说,也只是不入流,雪姨进来聊吧。”

“不,到我的地方去吧。”雪情菲道,“阿冰已经准备好了酒宴,今天带上你的朋友,咱们好好的喝上一杯,顺便,我也想了解一下,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成了现在这般。”

“那就听雪姨的。”古尘抱拳低头。

……

安静的房间中,并不吵闹,甚至还很安静,古尘一人开口,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将自己这些年的大致遇到的事情简短讲述,然又讲述自己是被如何*进了冥界的。

而发生在冥界的事情,他则是大谈特谈,反正在冥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他和秦荣知道,想到什么,就胡说什么,总之将在冥界发生的一切,描述的异常危险,大半的时间,都是在逃命。

后来,机缘之下,逃到了罗刹族,偶然发现他们要打开通道,便冒死硬闯,好在虽然得到了一身伤,但是终逃了出来。

至于为了那通道在他们逃出之后就不见了,则是同样装作迷茫。

听完古尘的这番讲述,偌大的宴席上,没有一个人开口,因为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古尘这些年,竟然去到了冥界,更加的没想到,他竟然从冥界又回来了,说是一段传奇经历,都不为过。

雪情菲缓缓转动手中的酒杯道;“没想到,你竟然被*到了冥界,那么清风府……。”

“清风府早在我进入冥界之前,就成了夜叉族的地盘,据我所知,整个清风府已经没有人类了,现在夜叉族盘踞多年,势力肯定又向外扩张不少,不知又死了多少人。”

突然,木灵灵道;“对了古尘,你当年再回清风府的时候,有没有见到我父亲?”

古尘身体一颤,因为,他亲手埋葬的木正天!

木灵灵没有发现,继续道;“前些年,在知道清风府沦陷之后,母亲派人去找过父亲,但是,父亲不知是去了什么地方,还是……。”

话说到,木灵灵没有了声音。

雪情菲道;“正天是个要面子的人,他虽然说过不会离开清风府,但是,他也不会傻到自寻死路,不过,他并没有来找我,我找过他几次,但是也没有任何的线索。”

看着雪情菲眼中似乎还有希望的光芒,古尘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不断的转动手中的酒杯。

看着古尘失神的样子,雪情菲道;“古尘,你当年离开北寒州之后,是否还见过正天,亦或者是知道他的一些线索?”

突然被雪情菲问到这个问题,古尘不禁的皱起了额头。

看着古尘反常的表现,武赐道;“古尘,你怎么了?”

古尘抬头看向众人,见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自己的身上,他不禁的长吸了一口气,道;“其实……。”

话至一半,古尘突然没有了下文,而是一脸的纠结。

雪情菲似乎明白了什么;“古尘,你直说就好,什么结果,我都能承受。”

雪情菲话都已经说到了这种地步,古尘也知道,隐瞒已经没有了意义,他再次长吸一口气道;“其实,当年是我亲手埋葬的木统领。”

房间,鸦雀无声,甚至是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雪情菲身体微微颤抖,她强行抚平自己激动的内心,道;“正,正天走的时候可有说过什么?”

古尘看了一眼雪情菲,道;“当年木统领走的安详,我陪他走完了,我问过他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他说,没有了,只是太累了,这枚乾坤戒是他当年给我的,我一直未曾打开过,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吧。”

说着话,古尘拿出一枚乾坤戒,然后推到了雪情菲的面前。

雪情菲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乾坤戒,她缓缓的将其拿在手中,道;“我,我身体有些不适,就先不陪你们了。”

说罢这番话,雪情菲转身离开,见状,木灵灵匆忙的跟了出去。

宴席上出现如此的一幕,显然已经无法再继续,武赐和阿冰也借口自己有事离开,只剩下了古尘和秦荣两人。

秦荣面无波澜,她静静的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道;“感情,终究是牵绊,若是知道会让自己如此的痛苦,做个无情人,岂不是更好?”

“说的简单,但是,不是每一人都能像你一样,真的做到没有情感。”

秦荣无辜的纵了一下肩膀,她将杯中酒饮尽道;“只剩下了你我二人,似乎也没有继续的必要了,带我去转转如何?”

古尘点了点头,随后也和秦荣离开了这里,空荡荡的房间中,只剩下一桌未曾如何动过的佳肴。

仿佛在诉说,这里曾经热闹过,只是因为一些事情,突然就冷清了……。

杭州天大皮肤病医院
保定市中医院怎么样
佛山治疗牛皮癣费用
南宁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西安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