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信息港 > 军事

纾解春运压力功夫在春运之外是否该从户籍上

发布时间:2020-09-29 12:02:29
纾解春运压力功夫在春运之外:是否该从户籍上找原因 本报徐伟实习生黄颖 近日,国家发改委预测,2011年春运全国旅客运量将达到28.53亿人次,比去年增长11.6%,为保障春运安全高效运行,各省、市地方相继推出了多项措施备战春运。据铁路部门预计,由于2011年春节时间较去年提前了11天,节前学生流、务工流、探亲流将出现重叠,铁路客流将呈现节前客流高度集中、节后客流持续高位运行的特点。 春运人数不断高涨,使各交通部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虽然不惜斥巨资于“铁公基”建设之上,但仍然难解春运难题。地区经济和城乡经济发展失衡带来的人口周期性迁徙,是春运热潮的根本缘由,因此,要为春运解压,还须从平衡城乡经济、改革户籍制度着手。 时代周报:我国春运人流量巨大的原因有哪些?除了增加交通运力外,是否有更根本的措施纾缓春运压力?如何增加外来务工者对城市的归属感,让更多的人愿意选择在城市过年?如何保障低收入群体回家过年的权益? 谭同学积极调整公共政策应对春运 实名制对农民工群体而言是件好事,它可以打击票贩子,提高他们贩票的成本和风险,但同时它也会增加铁道部门的运行成本。总体而言,黄牛党的出现跟交通运力有关,运力紧张,一票难求,他们就自然会有市场。 公共交通是由公共财政进行补贴的,这就要求它不能完全按照价值规律来进行资源配置,否则有钱人能支付更高价钱,他们的回家权利就会优先得到保障,这对穷人是不公平的。我们可以考虑通过公共财政补贴,降低高铁的成本,实现资源的有效利用和平衡,从而保障低收入人群的回家权利。 外来务工者由于缺乏城市归属感而强烈渴望回家过节这是很普遍的,但即便是一些在大城市有自己的家庭、并且城市认同感很强的人,一旦想到在家乡的亲人,尤其是父母,还是会想办法回家过年。要打造城市文化的办法并不多,一般来说,民间文化发展比较完整的城市主要依靠义工、社工来完成,比如在香港他们会组织一些集体活动来营造归属感,如果这些事全部由来做,效果未必会好。 春节是个人情感的表达,就是再困难也会争取回家,这是难以改变的,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家庭纽带重于社会纽带,虽然平时跟同事生活、工作在一起,但过年还是会想回去和家人一起过。 棉衣毛衣外套  但如果公共政乙字网策能为他们提供一些便利,比如如果在春节后回去,铁路部门能提供一些优惠政策,那么作为理性选择,农民工可能会愿意留在工作地过年。消极的公共政策是给春节以后再回家乡的人们在车票上提供一些便利等;而积极的公共政策,比如年前把父母接过来,但这涉及到人口流动、生活成本的问题,农民工的收入水平必须有所改善。而且,一些相应的社会福利也要改善。 户籍确实是人口流动的壁垒,但我更看重生产和生活方式上的城乡区别。这个社会中,有部分人由于收入和在生产中的地位,决定了他没有办法在城市里完成人口再生产。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办法在城市里抚养自己的子女、赡养自己的父母,这是由他们的经济实力在经济体系当中的位置所决定的。 从表面上看,户籍制度确实在某些方面有阻碍作用,但从根本上来看,我不认为户籍制度的取消,可以改变他们在城市的去留问题。 鱼池防水膜 确实,如果户籍制度取消了,户籍上农民工和城里人没有区别,但社会的保障能力还没有达到那个层面时,就会出现新的指标来衡量这种差异。与其让户籍一体化,不如在一些具体制度上做出改变,譬如农民工可以在城里结婚生子,派出所给他们发居住证明等,这样的做法可能更有效。 [1][2][3][4]
佛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佛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福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福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