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信息港 > 旅游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四十八张再回黄枫谷

发布时间:2020-01-16 19:36:48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四十八张再回黄枫谷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还是一样的山景,同样的湖光,绿树成荫,山泉环绕,山花正烂漫,鸟鸣兽吼,烈日中天,皓月高挂,轻风拂面,气清神爽。

“多少年啦,已经没有看到这里的一切,感觉就像是回到日思夜想的家,还是一层不变,一切如旧!”一个三面树林围绕,波光粼粼的湖边,花舞站在岸边,背着双手,闭着双眼,深吸一口气,满脸回味的説道,青檬等人一言不发的站在花舞的身后。

“殿主,你是从黄枫谷走出去的吗?”阳镇雄看着花舞背影问道。

“呵呵……!既然有心将各位作心腹相待,就不会隐瞒各位,想必各位也不会泄露出去。”听到阳镇雄的话,花舞转身笑看着几人道。

“不知殿主所言何事?”听到花舞的话,在场几人齐声问道。

“其实就如镇雄所言,我就是从黄枫谷出去的,但是……!”花舞説到这里便笑而不语的看着几人。

“但是什么,殿主你倒是快説呀?”还是阳镇雄一脸急不可耐的模样看着花舞问道,而另外几人知道花舞下面还有话説,便不再追问,而是静静的看着花舞不言。

“但是我不是本界面人。”

“什么?”听到花舞的话,除开青檬之外的人皆是一脸的震惊。

“我是来自另外一个界面,初到这里便是黄枫谷收留我,所以説是黄枫谷走出去的也不为过。”説完花舞便朝着黄枫谷所在方向走去。

“大有来头!”説着几人跟上花舞的脚步,道:“殿主给我们説説吧!”

多年过去,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洗礼而改变什么,不同的地方便是因为时间的沉淀而充满了沧桑的味道。

“请xiǎo师弟通报一声,故人来访。”花舞看着黄枫谷守门弟子笑道。

“请问师兄道号?”一个年纪轻轻的xiǎo修士看着花舞问道。

“无需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告知天善或者地恶长老,就説故人前来赴约便可。”

“师兄可是花舞飞扬?”听到花舞的话,黄枫谷xiǎo修士脸带震惊与惊喜的説道。

“你知道我?”这下花舞不仅略带吃惊,脸上的笑容也更甚。

“我们经常听到长老跟师兄姐他们提起师兄你,我们黄枫谷一直都是以你为骄傲,我们也都是以你为榜样,都想有一天也能够像师兄你一样,能够让教内荣耀绽放。”xiǎo修士越説越起劲,滔滔不绝犹如黄河泛滥一般。

“哈哈……!”听到对方的话,花舞先是一阵仰天大笑,随即低着头,问道:“那现在是否可以让我们进谷呢?”

“师兄请!地恶长老交代过,如果师兄来,无需通报,直接进谷便是。”

“辛苦啦!”説完花舞伸手拍了拍xiǎo修士的肩膀,这才带着青檬几人走进谷中。

“砰……!”一道似烟花的信号弹在花舞等人进谷后,在半空之中响起。

“哈哈……!好xiǎo子,出去多少年啦,现在终于舍得回来看望我们这些故人啦?”一道听上去有些年老的声音在烟花过后不久响起。

“哼……!无良老头,又有什么阴谋?”花舞冷声説道,不过脸上笑面却不曾减少丝毫。

“哎……!你説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这个老人家,难道在你xiǎo子心中,我这个老人家就如此无良?”一声叹息后,一个白胡子老头出现在众人眼前。

看着这个当初救过自己一命,对自己也很好的老人,花舞笑着走到天善面前,伸出手将天善抱在怀中,道:“好久不见,天山长老!”

“好xiǎo子,多年不见,鲤鱼跃龙门!”天山也笑道。

“老家伙,来者是客,怎么能够让我们一直站在这里呢,真是有够无良的。”就在天善刚刚説完,便被花舞一把推开,对着天山笑吼道。

“哎哟……!你这个xiǎo兔崽子,想要把我这身老骨头推散架不成?”天山摸着要,呲牙咧嘴的説道。

“你这个老家伙,飞扬刚刚回来就让他跟他的兄弟在这站着,活该弄死你。”地恶的笑声也随即响起。

“走吧!”天善看到有弟子走过来,就一脸严肃的看着花舞説道。

“哈哈……!这脸转的多快,就像变戏法一样的。”阳镇雄看到天善瞬间的变脸,大笑道。

“咦!这位好像就是我黄枫谷一直在外历练的师兄花舞飞扬吧?”一个不是很高,还算匀称的男子看着身边有些瘦高的男子问道。

“我想是吧,不然两位长老为何会如此客气;听説花舞师兄刚刚出谷的时候,两位长老还派人出去寻找,希望将其带回来,也是失败告终。”

“是吗?我进谷到现在,关于花舞师兄的传説,那是听到耳朵起茧。”

“嘿嘿……!”

就在两人聊得正起劲的时候,阳镇雄转过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看着两人嘿嘿一笑后便追上花舞等人的脚步,离开了这里。

看到阳镇雄的笑,聊天的两人看到阳镇雄的笑,两人浑身感到一阵冰凉,忍不住浑身打了一下寒颤,看着同伴道:“快走吧,现在花舞师兄不是我们能够议论的。”

“花舞师兄回来啦,黄枫谷的传説,黄枫谷的希望,黄枫谷的骄傲回来啦!”这句话自从花舞刚刚出现在黄枫谷内,便向长了翅膀一样的以极快的速度传遍黄枫谷大大xiǎoxiǎo每个角落。

各种猜测与流言也随之滋生,其中多的便是:“花舞师兄是回来找安娜师姐的吗?可安娜师姐自从闭关之后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关,她会知道师兄已经回来了吗?”

静思楼。

秀云跟赵恩都在静修楼中静修,对于花舞的到来还丝毫不知。

“秀云师姐,赵恩师兄,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修炼,我们黄枫谷的传奇师兄已经回来啦。”一个对于花舞充满好奇与爱慕之情的女弟子欣喜的跑到静修楼看着秀云二人满脸兴奋的説道。

“玉雯xiǎo师妹,你説什么?”听到玉雯的话,赵恩睁开眼睛看着玉雯问道。

“我説,传奇师兄花舞飞扬已经回来啦!”看到赵恩的表情,玉雯一字一句的看着赵恩再説了一次。

“真的,花舞师兄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一次,赵恩震惊的追问道,心中的感激之情瞬间喷发。

“今天刚到,现在正在跟天善长老跟地恶长老交谈叙旧呢!”玉雯説着也忍不住偏着头,一脸的向往。

“安娜大师姐知道吗?”秀云慢慢的睁开双眼,看着玉雯问道。

“没有,你们在这里都不知道,大师姐怎么会知道呢!?”玉雯撇了撇嘴説道。

“师弟,走!”秀云拉着赵恩便朝着安娜闭关修炼之地走去。

红叶洞,因为这里生长的都是统一的枫叶树,秋天时分,所有的树叶尽皆变成红色,故而此洞名为红叶洞。

洞前,有一个比秀云跟赵恩来的还要早的人,独自站在洞前,好像在説着什么一样:“大师姐,自从你上次回来就一直闭关到现在,期间也不曾出来,现在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花舞师弟已经回来啊。”

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没有半diǎn的回话。

“芝兰师姐,大师姐出关了吗?”不一会儿,赵恩跟秀云也赶到安娜闭关修炼之地,看到芝兰已经在这里,便出声问道。

“没有,好像师姐在里面设置了隔音禁制,怎么也联系不上。”芝兰摇头皱眉道。

“是吗?如果不及时叫醒大师姐,花舞师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的。”秀云也皱眉説道。

“我知道,但是我们现在倘若破开禁制进去,万一师姐正在紧要关头,那就得不偿失,甚至会危及师姐之命。”芝兰説道这里眉头皱的更深。

“那你説我们该怎么办?”秀云也看着芝兰问道。

“两位师姐,要不这样吧,我去问问花舞师兄是否要见大师姐,若相见的话,按照现在师兄的能力,应该不是问题。”就在芝兰跟秀云皱眉愁思之际,赵恩看着两人説道。

“这样行吗?”秀云看着芝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一试!”芝兰説完便看着赵恩皱眉diǎn头道。

“好!那我就先去试试吧!”赵恩説完就转身离开红叶洞。

“两位长老,其实我知道你们的意思,黄枫谷之所以一直没有谷主,便是你们希望我来带领黄枫谷,但是我确实是无能为力,现在我掌握着星辰殿,所以对黄枫谷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花舞此时也正在跟天善还有地恶两位长老谈到结盟一事,却被两人要求花舞执掌黄枫谷。

“飞扬,既然你有心让黄枫谷跟这几个势力同一阵线,就要解决谷主之事,不然群龙无首,没有人来决断呀!”天善也面露为难之色道。

“无妨,现在谷内便有一人坐的!”花舞想了想后,看着天善二人説道。

“谁?”天善二人也看着花舞异口同声的问道。

“穆坤大师兄!”

“穆坤?”天善想了想后,其实穆坤是能够坐上这个位置,不过经验太少,不是很放心将黄枫谷几千人交在他的手中。

“这有什么的,既然二位现在还不放心大师兄,何不先给其挂一个名,二位先掌权一段时间,待到大师兄成熟之后才正式上任也不是不可。”

“哎……!既然飞扬你无心留下来,我们也不好再多説什么。”天善轻叹一声,看着花舞説道。

“我虽然不在这里,但是这里就像是我的家,我不会眼看他就这样消失的。”看到天善跟地恶的不甘心,花舞也轻笑着説道。

“现在也只能如你所説。”天善説着便对着门外喊道:“来人,召集全部弟子。”

“花舞师兄,你回来啦!”就在这时,赵恩的声音也响起,看到天善跟地恶都在,急忙抱拳道:“弟子见过二位长老。”

“算啦,飞扬在这里就不用这么麻烦啦!”地恶説完便抬头看着赵恩道:“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回长老,弟子此次前来是想问问花舞师兄是否想要去看看大师姐!”赵恩也将来意直接説出来,静静的看着花舞的回话。

“是呀,飞扬,这么多年啦,你是不是要去看看安娜那个xiǎo妮子呢?”天善听到安娜的名字,便挤眉弄眼的看着花舞説道。

“呵呵……!这个!”花舞也只是轻笑着不言。

“师兄,你就去看看师姐吧,上次回来知道现在就一直都是在闭关,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还是去看看师姐吧!”看到花舞无动于衷。赵恩皱眉急忙喊道。

“去吧!有些事解决了好diǎn,一直拖着也不是一回事。”天善一脸认真的看着花舞説道。

“她不是还在闭关吗,我现在去也不能跟她见面呀?”花舞也苦笑看着天善等人説道。

“你不去试一试怎么行,去吧,事在人为,如果真不能相见,也不能怪你,只能説缘分还没有到罢啦!”地恶也出声道。

“好吧,那我就随你去一趟吧!”説完花舞便站起身来抱拳看着天善二人説道。

“去吧!”

“哇……!那就是花舞飞扬师兄吗?好友男人味,太有魅力啦。”在前往红叶洞的路上,一些花痴女弟子看着花舞眼冒桃花的説道。

“芝兰师姐,秀云师姐,你们好!”红叶洞外,花舞跟两女子打着招呼。

“花舞师弟,好久不见。”秀云跟芝兰也回礼道,如果知道花舞现在是一殿之主,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般自然吧。

“安娜师姐就是在里面闭关?”花舞看着芝兰等人问道。

“不错,就是在里面。”芝兰説完后,皱眉沉思一下后,道:“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都联系不上。”

“无妨,待我试试!”花舞説完便闭上双眼,将神念延伸出体外,刚刚延伸进石门半米左右便被禁制阻挡住,不能再深入一分。

“此洞已经被禁制隔绝,现在倘若直接破开,恐会危及安娜性命,所以我建议还是暂时不要去打扰她静修。”花舞略微尝试一下后,看着芝兰等人説道。

“但是见你甚至跟你在一起是大师姐一直以来的心愿,这你是知道!”秀云皱眉看着花舞説道。

“不用这样的,有缘自会在一起,无缘就算在一起也是受罪之举,不在也罢!”花舞説完后便转身离开了红叶洞之地。

北京首大医院靠谱吗
北京京都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京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邯郸牛皮癣治疗方法
汕头做人流手术那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