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张艺谋详解金陵十三钗对原著洧两汏改动

2019-02-28 00:13:48

贝尔在教堂内。

谈题材:越是固定化的题材 你如果有个性就有价值

张艺谋说,我2006年看到了严歌苓的原着小说,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希望拍这部电影。现在电影中一个定格的镜头是我当年看完小说后脑海中幻化出来的 天主教堂里彩色的玻璃窗被一颗子弹打出弹孔,顺着书娟的眼睛看下去,在彩色玻璃色彩斑斓的光线下一群花枝招展的妖娆女人走进教堂。这个画面印象很深,挥之不去。当时也有顾虑这类题材拍得太多,或者说一直没有断,我倒觉得这恰巧是挑战我的。南京大屠杀拍了那么多次,一说南京大屠杀题材就知道电影基本的样子、基本的风貌,但越是固定化的题材,你如果有个性就有价值,我对自己有自信。

决定投拍之后,改编剧本就成了张艺谋全力要攻取的阵地。他说:在修改剧本的时候请到老朋友刘恒出山,看刘恒的第二稿是2008年5月份,给我很大的惊喜,歌苓也高度评价,这个给了我们的信心,这个事情看起来要成。从此往下很多次的修改我都是一直跟作家保持密切联系,可以说这个剧本修改到要拍摄都是跟两位作家广泛商量,不知道改了多少次。我们拍之前曾经分别请过四五十位文化精英来提意见,反复修改,基本上严丝合缝,大情节上似乎改动不多,当时剧本在这样的情况下投拍了。

谈创作:对原着的两大改动

媒体看片之后,们提问的焦点则集中在对于原着的两次改动,一是添加了原本没有的战争场面,二是将贝尔片中角色的出场身份改为殡葬师。对此,张艺谋有着自己的思考,小说写的是一个南京大屠杀的夹缝中小的一个夹缝,先展现的宏观的战争场面,然后再把焦点放在这个小的角落上,我觉得很好。而贝尔的那个角色,讨论中有这样一个理念,就是说让这个人在的故事活动中能担当事情,不要只是在原着中所设定的一个推波助澜的角色。按理说秦淮女子救学生的故事不需要他也可以,但是一定要让这个人成为必不可少的角色,这样就会有意思,更符合一个好故事的要求。我们想到可能是殡葬师跟死亡和生命有密切的关系,而不是一个拍电影的化妆师,那多没意思,而且他有自己的历史,他有过孩子有过婚姻等等,殡葬师这个职业比较好,由他打扮的每一个即将赴死的女子,是跟死亡联系在一起的感觉,实际是对生命的再次启航,对生命的一次讴歌。

另外,这种设置的核心在于人性的转变,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英雄,而是一点一点地觉醒和改变,成为英雄,这样才更能体现出人性的力量。而且把这个角色在电影中强化,也并不是因为贝尔的身价。我们在很多史料中看到,当时在南京有22个外国人,每个人都为保护中国平民做了很多贡献,作为中国电影加大他们的笔墨,尤其是南京这样的题材是合理的。

谈情节:唯美表达对人性的赞美

影片中有一处情节让人难忘,在十三钗赴死前夜在地窖中弹奏带血的琴弦,唱出《秦淮景》的时候,画面突然变化成十三钗从远处身穿华丽的旗袍高歌走来。张艺谋解释说:在连续的悲剧结构中需要这样一个点,如果能活到现在,当年那个被救的小女孩书娟已经90岁了,我想她心中无论有多少苦难,但很多悲惨的记忆都已经被岁月淘洗了,只会剩下这样一个唯美的点,她会只记住当年救她的那些秦淮女的风华光彩,我用这样的处理来表达整个影片的意境,也是对人性的赞美。

谈质疑: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 而是在战争中关照人性

当有人质疑影片刻意宣扬民族仇恨的时候,张导直言,如果拍一个历史题材的电影立即变成民族狭隘的仇恨,这是不对的。全世界拍那么多揭露纳粹恐怖题材的电影,他是让你恨德国人吗?恐怕不会那么狭隘,都是历史的故事,一个客观历史。今天都是要在战争和灾难等等这样一种题材中去提炼和关照人性。我认为这个是战争背景下或者灾难背景下人性的光辉,这是我们要紧要看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人性的光辉是什么?歌苓、刘恒都说过,是爱,是善,是救赎,在那里拍都是这样。要不然把这个电影看的太狭隘了,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

被问到对本片是否满意时,张艺谋坦言,电影是遗憾的艺术,但《金陵十三钗》是好电影。我现在的目标希望下一次再有运气碰上一个好剧本,碰上好编剧,简单地说我这种职业或者我有自知之明,我不是善于自编自导,我的特点是我有好的视觉影像,好的视觉体现能力,这是我的职业。

感冒好了咳嗽没完没了
婴儿手心出汗是怎么回事
怎么治疗鼻塞流鼻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