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信息港 > 健康

千年王座 第九章 枫然:“竟然出现了连我都没预料到的情况?”

发布时间:2019-09-24 17:52:38

千年王座 第九章 枫然:“竟然出现了连我都没预料到的情况?”

杨峰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玄石,这是!?高级玄石?整个苍皇都抢手,一直被世家所占有的高级玄石?他此刻不敢置信,抬起头怔然:

“大少爷,这是!?”

“这是我把周围天地灵气强行塞进去做出来的一次性高级玄石,这两天你们就用这些单独修炼,我看了一下,你们大都都是兵玄高阶

千年王座  第九章 枫然:“竟然出现了连我都没预料到的情况?”

,多用点时间,加上高级玄石,突破灵玄,不成问题。”枫然淡定的回答道,然后双手继续,一阵阵轻微的光芒闪烁,一颗颗高级玄石出现在杨峰的面前,堆成一座膝盖高的小山。

什么把灵气强行塞进玄石,什么一次性高级玄石,杨峰做了这么多年的侍卫统领,在整个苍皇这种事听都没听过,高级玄石这种在这苍皇珍贵的东西,他充其一个枫家侍卫,更是从来都没用过,而他身后那些老实的汉子,更是一脸无措,感觉自己受用不起,正犹豫着拒绝。

枫然看着他的样子,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地开口。

“杨峰!你不是说受过我父亲的大恩么?你不是还有一家老小么?枫家,或者说是——我,需要你的力量,需要你这些忠心的人有着守护我的力量,还有你,想想你的妻儿,你这帮兄弟的妻儿,枫家若是没了,她们又会是什么样的生活,如果你更强大,她们就会过得更好,还是说你在担心——这个?”枫然猛地抓住他的肩膀,然后附近灵气狂涌,然后杨峰咳出一口淤血,然后惊然的发现自己的暗伤,竟然完全好了?

杨峰发呆着摸着自己的胸口,不敢置信的心想,好了?

这么说自己不会变回普通人了?自己的妻子不用再彻夜担心流泪了?不用怕自己带来的这帮兄弟不用在自己不在了受人欺压了?杨峰摸着胸口,感受着这一切,来的有些不真实,本来他只是怀着大少爷是恩人之后,自己或许在这能照拂一二,现在看来,被照拂的原来是——自己啊!.......杨峰虎目中不经涌出大滴大滴的泪水。

“多谢.....多谢...少爷,大恩大德,我杨峰..愿...一生...效忠少爷....效忠.....枫家,致死不悔!”从层摸爬滚打的汉子,此刻泣不成声,但他仍然带着眼泪哑着嗓子单膝跪地向着枫然嘶哑道。

“每人带足玄石,下去吧,至于你所说的........你...不是已经一直都在做了么。”枫然平静的看着他,缓缓说道。

“是,属下遵命!”仿佛带着无比的信念,杨峰大声的回到,本来他觉得自己等人突破灵玄完全是无法想象的事,毕竟就连枫家自从家主上次带着家族力量身亡后,就只剩下老爷子一个灵玄,但是从少爷刚才瞬间治好他起,他便深信不疑,他已经可以想到,自己这帮兄弟未来的生活定然不会差!

看着杨峰一行人离去枫然看向剩下的那一箱“李家不要的玄石”,轻然一笑,然后双手轻放在上面,整箱玄石瞬间嗡动,不同于刚才天地灵气的狂涌,这次只有箱子里的玄石不断震动,良久,枫然撤去双手,整箱玄石除了刚才枫然接触的十块异常明亮的高级玄石,对着黄世源说,“你先把这几块带回去,等到典礼前商铺玄石卖完了之后,放出消息,说出售这几块高级玄石,只换大量的低级玄石,然后等着我到。”

“只换大量玄石,这样的话,只有那些世家....啊.....小人明白了!”黄世源立刻反应过来,带着那批玄石秘密的返回商铺。

凌战虽然见过几次枫然的出手,但还是越来越感到枫然的深不可测,然后暗暗决定自己还是不要多问的好。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不过简单的来说就是治疗你的后半段过程,把玄力重新组合,不过和制作的其他玄石一样,持续不了太长时间,还有那群人都是朴实老实,知道感恩的好人,那些高级玄石足以让一般资质的他们堆成那种比普通稍微弱不少的灵玄,但还是比兵玄强的,所以凌战你到底想问什么?”枫然淡定的解释道,看向凌战。

凌战“······”凌战心中不知说些什么好,明明这次自己不打算多问,少爷还是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每次少爷说“简单的说”这句话时,凌战总觉的枫然在考虑自己的智商,把话说的通俗明了,不知道为什么,凌战感觉听到少爷的“简单的说”的时候,心里莫名的有点怅然......

枫然看他已经已经一脸“全然明了”的样子,心下不禁淡淡的点头,于是缓缓的伸了个懒腰,说道“今天还真是做了不少事啊,夜深了,去休息吧,大概还需要早起。”说着走向了院子里那棵的大树。

“少爷,你不回房么?”凌战看他走向树身疑惑的问。

“回房?哦,你去那睡吧,我没有东西陪着的话自己睡不着的。”枫然头也不回的说道,然后找到了那个自己靠了十六年的位置,倚身靠着,困倦的合上了双眼。

是啊,只有有东西陪着的话,才不会孤独到怀疑自己是否活着,枫然仿佛又想起了那个四周黑暗的世界,金色的巨大的沙漏静静的矗立着,仿佛永恒不变······

························

翌日,凌战想着枫然的话,早早的便起来了,走到院子里看着那个靠着树身,静静沉睡的人,并没有叫醒他,就在旁边安静的等着,然后

上午,枫然保持那个姿势不动,没有醒来。

......

中午,有些萧瑟的枫刮过院子,吹动了凌战的衣角,他看着枫然,默默无语。

......

下午,枫然头偏向了另一侧,仍旧安静的睡着。

......

深夜,凌战终于确定枫然今天不会醒了,默默的去睡了。

第二天,凌战被枫然一早叫起,然后听着枫然不解的问他,“不是和你说了要早起的么?你怎么不早休息?”

凌战看着这个人,默默无语,不是家族存亡就剩三天了么?不是几天时间布置完全来不及的么?不是安排了那两个人各种重要的事了么?还有你说的“早起”,原来是指隔一天么?

,凌战什么都没说,默默无语的起身跟在枫然后面,朝着商铺前去。

“啊!少爷,您来了。”黄世源恭敬迎接枫然,引着二人来到那个雅阁。

“少爷,明天典礼前,您吩咐的事情已经有消息了。”黄世源在一旁报告着。

“明天典礼!?”枫然有些吃惊,旋即平静的低语道“哦?典礼提前了么,竟然出现了连我都没预料到的情况,呵,有意思。”他的脸上泛起一抹微笑。

旁边听到一些的凌战,默默的把脸扭到了一边......

河池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平凉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榆林-榆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地点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住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