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信息港 > 故事

亚运会两金一银背后头号玩家王思聪们的电竞

发布时间:2019-03-20 12:33:55

本文来自公众号:财约你(ID:caiyueni2016),作者:张钧泓 ,:许文苗。

王思聪的“不务正业”已经成为“二代”们争相模仿的对象。

8月19日,王思聪以队员身份高调亮相IG战队的LPL(英雄联盟)夏季联赛。此前,他更为大众熟知的身份是IG战队的投资人,队员们口中的“王校长”。

王思聪这波“怒刷存在感”的操作着实推高了电竞的热度。而在刚落幕的亚运会电竞比赛中,中国队获得了“两金一银”的优异战绩,更是将电竞议题热度推上。

电竞入亚的幕后推动者——中国香港霍家“二代”霍启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眼眶泛起了泪花,“上一次看比赛流泪,还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看到郭晶晶拿到金牌的瞬间。”

霍启刚为选手颁奖

亚运会电竞比赛是霍启刚担任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一职之后看重的比赛,用他的话来说,甚至放下其他工作来为亚运会让路。

“这是电竞次出现在亚运会,只可以成功,不可以失败,所以很多其他的工作都先放一边。”

亚运会电竞比赛刚结束,电竞行业可能翻开新历史。而在此之前,一批站在财富顶端的宠儿早已在这个领域浮沉多年。

2011年王思聪高调喊出“强势进入,整合电竞”的口号,一时间一批“二代”涌入其中。

因为王思聪的振臂一呼,电竞彻底从小众圈子走向了大众,拥有一支电竞战队成为了富二代们“掰手腕”的重要筹码。

王思聪曾经在微博上说:“我交朋友从来不在乎他们有没有钱,反正都没有我有钱。”而后上海神秘富二代秦奋回复到,“那我呢?”一时间,习惯了高调回应的王思聪也不知所措。

秦奋也拥有一支电竞战队,这也是电竞圈高调的老板之一,另外的电竞“富二代们“则更低调。

例如,合生创展大股东朱孟依的大公子朱一航、中国香港霍家接班人霍启刚、中国香港新世界三代郑志刚、雏鹰农牧公子候阁亭、中国稀土控股公子蒋鑫、赌王之子何猷君等先后涌入电竞圈,让电竞的故事更具有“钱“味了。

企鹅智酷报告显示,2018中国电竞市场规模将增至84.8亿,用户规模预计突破3亿。去年,LPL(英雄联盟)赛区全年赛事直播观赛人次超过100亿,而KPL去年的内容观看和浏览量也突破了100亿大关。这些数字代表着一种力量和趋势,证明一个全民电竞的时代正在来临,用户参与电竞的程度更为大众化了,这是电竞行业发展的基础。

在2003年被国家体育总局认可为竞技体育项之前,电子竞技甚至无法被称为一个行业。而在此之后,从业者无法获得稳定的收入以及社会对“游戏”的污名化,让电竞无法摆脱“电子鸦片”的阴影。

2011年,本就生存艰难的电竞行业遇到了重重一击。行业早期的赞助商三星、微软等因为金融危机纷纷退出了电竞市场,这让电竞从业者们的生存条件愈加恶劣。

有钱、有闲、有爱,这让王思聪们成为了行业期待的“救世主”。

《彭博商业周刊》曾刊文描写了中国富二代的生存现状,其中将富二代称之为中国“受人憎恨”的一个群体。

一群饱受争议的人和一个被称为“电子鸦片“的行业,如何走向“光明”呢?资本能解决一切困扰吗?

头号玩家王思聪

“这个圈子里选手和俱乐部都活得不怎么样,我想增加选手的收入,让这个圈子变得稍微良性一点。要不然的话选手没有钱拿,俱乐部也没有钱拿,这个行业只能慢慢去死掉。但是当时没有人愿意进来这个圈子,所以我就来了。”

王思聪进来了,钱也进来了,带着王健林给他的5亿元的创业基金,开始了电竞的冒险。

除了整合电竞战队IG之外,王思聪的普思资本也投了香蕉计划、熊猫TV、伐木累、imba TV、鱼咖、英雄互娱、创梦天地等与电竞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项目。

王思聪坦言“投着投着就投出了生态”,这位头号玩家成为电竞圈标杆式人物。 他自带流量、话题的“红”特质为创业项目带来不少关注,本身更是成为电竞圈不能被绕过的人物。

不久前,赌王何鸿燊之子何猷君宣布加入电竞大家庭,成立澳门电竞总会并担任首任会长。活动当日何猷君便邀请王思聪列席。

“我叫他思聪哥是因为我非常欣赏他这个人,他对我也很好,给到我很多行业里面的一些指导,每次碰到他,他都是真的一个大哥哥的样子去教一个小弟弟。”何猷君在对话腾讯《财约你》时谈到跟王思聪的交集。

他把王思聪当做自己创业路上的大哥,有问题都会寻求王思聪的帮助。他心里的王思聪已然成为电竞创业路上的标杆。

今年年初,何猷君加盟创梦天地出任CMO,这家公司的背后支持者正是王思聪。

王思聪早在2014年就投资了创梦天地的前身乐逗游戏。即便乐逗游戏在引入王思聪投资不久即经历了赴美上市、私有化退市、再赴香港上市的漫长过程,普思资本依然持有其不少股份。

创梦天地CEO陈湘宇称,选择王思聪的投资主要是看重他对用户的认知,同时在很多方向上的观点相同也促成了双方的合作。

目前,何猷君已经操盘了MDL赛事在澳门的落地。跟其他二代一样,他还牵头成立了自己的电竞战队Victory 5俱乐部,这支队伍前不久获得了TGA月赛的第三名。

何猷君绝非孤例。“因为我进来之后,导致很多有钱的富二代都进入了这个行业,反而把这个行业炒得特别的高,目前来看也不知道这个是好事还是坏事。”王思聪在采访中谈道。

“10年前,如果有人说他想做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把电子竞技作为一项事业来规划,别人一定会觉得他不务正业。5年前,如果有人说电子竞技可以整合科技、体育、文化、娱乐,形成跨行业的产业链,带来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别人一定会觉得他痴心妄想!”

这段话正是朱一航5年电竞从业的心声。

2013年成立EDG俱乐部,第二年即获得了国内英雄联盟几乎所有赛事,但低调的朱一航却很少出现在公开场合。

创立EDG之初,朱一航以爱德朱的代号示人。EDG成立之初全称为EDward Gaming,从属于EDG电子竞技俱乐部,于2013年9月13日在广州成立。战队由“爱德朱”“冰柜”和“三少”共同创立。

朱一航除了是俱乐部创始人之外,更响亮的身份是合生创展大股东朱孟依长子。万科创始人王石曾称“合生创展才是中国房地产界真正的航空母舰”。2012胡润房地产富豪榜中,朱孟依家族以财富180亿元排名第八,2013新财富中国富豪榜以170亿元排名第三十名。

EDG俱乐部创建之初还有一段插曲:为了快速扩张队伍规模,EDG重金从电竞战队WE挖角,闹得很不愉快。为了缓解纠纷,双方达成协议,朱一航用刚开发的珠江创意园里的写字楼办公区域租金,抵作转会费付给WE战队的创始人裴乐和周豪。

大手笔挖掘人才,快速打出俱乐部名气是二代们获得电竞成就感的标志之一。

光速烧钱,人民币玩家“难以为继”?

不过,投资电竞战队只是“二代”群体们的初级阶段。这个阶段烧钱不断,目前大多单纯电竞战队投资依然处于亏本状态。

例如在业内名气不小的OMG电竞俱乐部,经济效益转化却不尽人意。根据雏鹰农牧披露的信息显示,OMG已遭遇入不敷出、资不抵债的境况:2017年上半年营收318.97万元,净利润为负1496.47万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净资产为负3542.54万元。这支战队的老板,是国内生猪养殖龙头雏鹰农牧董事长侯建芳之子候阁亭,一切投入都来自他本人。

王思聪的IG也不例外,早先刚入局电竞之时,王思聪就主动给IG战队成员加薪,工资从千元直接调整到万元。按IG俱乐部刚成立时2支战队,10个人,每月工资1W计算,一个月工资支出达到10W,在其他工作人员,场地之类的,

亚运会两金一银背后头号玩家王思聪们的电竞

投入少也得W。

这只是俱乐部成立之初的开支,2015年年底,王思聪为俱乐部战队更换了新基地,从晒图来看,面朝黄浦江的训练基地价值不菲。

而后,电竞俱乐部的成本越涨越高,为了比赛获胜战队之间的队员挖角频繁,过去一年火爆的莫过于KPL知名选手老帅转会费超过了1000万。此外游戏直播平台为了挖角主播更是疯狂砸钱,传虎牙签约Miss更是斥资1亿元。

目前LOL(英雄联盟)职业选手中工资的为若风,年薪更是达到了2000万人民币。

王思聪刚进入电竞之初,只需要花一辆跑车的钱就能养活一个俱乐部,而今随着职业选手工资水涨船高,运营俱乐部的成本更是高达数千万。

运营俱乐部的成本陡增,EDG创始人朱一航也面临同样的挑战。为了运作俱乐部,EDG更是聘请了职业经理人吴厉华管理旗下的娱乐公司——超竞集团。深谙商业运作的吴历华对电竞团队商业模式有清晰研究,“电竞战队一年大几千万的投资,如果没有正向的商业操作很难玩转。”

何况电竞商业化刚从今年开幕,持续亏损持续投入,这些想要在电竞上分杯羹的富二代们该如何继续呢?事实上已经有“二代”在唏嘘声中离场了。

去年年底,电竞圈曝光了神秘富二代王玥旗下电竞项目上海蓝游文化欠薪的消息。蓝游文化曾获得普思资本的投资,而王玥本人被友熟知的另一个身份则是Newbee战队老板牛蛙君。

天眼查显示,上海蓝游文化被列入人民法院所公示失信公司,同时仍有数起法院开庭信息。截止目前,王玥本人以及蓝游文化对此都无回应。

早先在微博名为“蓝游还我血汗钱”的一条讨薪微博下,王思聪也留言称自己被坑的更多。

Newbee战队微博则表示,俱乐部已经在2016年就从蓝游文化脱离。有消息人士称,王玥已经将战队LPL联赛资格以数千万价格转让。

上海电竞圈有传言称,王玥和王思聪关系很好,在几个项目上相互投资,王玥本人也非常推崇王思聪,跟他跟得很紧,当时组电竞战队也受到了王思聪影响。

但这样的传言目前只有在投资项目上得到确定,王思聪微博上的表态也侧面证明了他们曾经的关系。

“95后”的王玥当操盘起自己公司之后可能发现生意场并没有虚拟游戏中PK那么简单,赢了就晋级,生意场输赢直接决定终局。

二代们的终局:能否将电竞进行到底?

身为俱乐部管理者该如何运作俱乐部则是一个长期的课题。“缩小俱乐部的差距在管理者”,朱一航清楚自己的定位,中国电竞俱乐部起步较晚,商业化程度较低,主要学习榜样为欧美、日韩的电竞俱乐部。

除了向电竞俱乐部学习,朱一航一直渴望将电竞俱乐部跟传统体育俱乐部的运作模式挂钩,在商业模式上形成完整的循环。

“电竞背后代表的是新一代年轻族群的文化娱乐,我们希望在电竞比赛之外他们能够和俱乐部产生更多的连接点,文、二次元和线下体验都在考虑之中。”吴历华说。

吴历华即朱一航为运作超竞集团引入的职业经理人,他分析富二代们涌入电竞圈原因时称,“电竞一开始没有可盈利的商业模式,加上主要受众是年轻一代,家族企业里的富二代们出于兴趣,是电竞早期合适的投资人。”

目前超竞集团除了成熟的电竞俱乐部EDG之外,已经涉足了电竞生态园、电竞教育、电竞泛娱乐等多个领域。

超竞泛娱乐还在加速电竞产业园落地。结合合生创展房地产基因,超竞泛娱乐在产业园的地理位置、开发运营能力上对比传统电竞公司有天然优势。

从国内的电竞俱乐部的商业化运作来看,朱一航是走的比较快的,2018年5月4日,EDG宣布完成近亿元Pre-A轮融资,由曜为资本及中投中财主导的中国偶像娱乐产业基金联合领投。

EDG已经度过了朱一航个人注资的阶段,商业化运作成熟开展,外部资本的引入将更加健全成熟的俱乐部体系。

随着电竞产业园的落地,朱一航正在联手腾讯推动新的电竞竞赛模式,参照NBA主客场赛制,设立电竞选手工资帽等,力推电竞职业化进程。

另外,身份神秘的富二代秦奋的king战队,华西村集团接班人孙喜耀的VG和LGD战队、中国稀土集团老板公子蒋鑫的sneak战队、雏鹰牧业创始人公子侯阁亭的OMG战队都看有不错的表现,而他们的经营模式也各不相同。

富二代们扎堆涌入电竞圈,给这个行业带来了新的创造力,至少在“钱”上终于不缺了。

这些名字响亮的富二代们在电竞圈掀起一股热潮的同时也不得不思索自己未来的走向。

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富二代们旗下的电竞业务基本很难与家族业务产生直接关联。超竞集团的电竞产业园算是跟地产有所关联,而王思聪的电竞游戏业务与万达的主营业务并未开展合作。

如果说二代们刚开始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进入电竞圈,那么他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全新的阶段:电竞商业化运作。

商业化运作是考验二代们对于电竞未来发展的重要指标,朱一航和王思聪的电竞生态圈走得是迥异的发展路径:一个通往电竞地产、电竞教育;一个人通往电竞娱乐生态圈。

随着“富一代”逐渐老去,这些二代群体的家族继承使命也开始摆在台面上。

朱一航、王思聪等人都是家族长子或者独子,未来如果回归家族企业管理,亲手打造的电竞战队又将何去何从?

本文来自公众号:财约你(ID:caiyueni2016),作者:张钧泓 ,:许文苗。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本文由 财约你 授权 虎嗅 发表,并经虎嗅。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的权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