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长江捕鱼人牵挂的不止刀鱼 渴望早日上岸定居

2018-09-14 16:19:46

长江太仓段约有渔民40户200来人,分别居住在浏河镇汤泾水闸、浮桥镇杨林港和璜泾镇钱泾港。他们都是早年从洪泽或宝应等地迁入太仓,拥有太仓户籍,说着一口外地口音,靠在长江捕鱼为生,大部分仍常年居住在船上。

一年捕鱼3个月主要收入来自刀鱼

今年62岁的陈生元是在太仓降生的,解放前,他祖父从宝应一路打鱼来到太仓,后来就在太仓定居了。虽然生在太仓,但因为常年生活在船上,接触的都是宝应人,依然说着一口宝应话。与绝大多数渔民相比,陈生元是幸运的,早年他在前进渔业社建了住房,如今拆迁拿到了两套商品房,前几年他又在浏河镇上买了一套,如今两个子女已在浏河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不再打鱼了。

但陈生元仍然在长江打鱼,“收入主要来自刀鱼,3月1日长江开禁后,我们就出船。 ”陈生元说,捕刀鱼收成好时一季能挣10多万元,但差的时候会亏本,主要原因在捕鱼技术、渔场好坏。他说渔民现在一年基本上就捕鱼3个月,其余时间就是修补渔网,保养船只。

对未来很担忧不知捕鱼还能捕多久

蒋后喜今年33岁,是1999年从江苏淮安迁入太仓的。年轻力壮加上技术好,他前几年在汤泾水闸边小日子过得很不错,但是遇到了一次事故,让他的生活有了莫大的压力。回忆起当年船出事故,因为没有买保险,只能自己掏腰包,赔偿给受伤船员20多万元这件往事时,蒋后喜是一脸遗憾:“开船就像开汽车,谁也不能保证不出事。有了这个惨痛教训,现在和我一起的渔民每年进入长江捕鱼时,都自觉自愿购买保险了。 ”

蒋后喜说,最近几年捕刀鱼,每年都有几万元的收入,但是他对未来很担忧,他说这几年太仓港口的开发建设速度很快,锚地越建越多,航道越来越宽,但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鱼儿越来越少了,他说他明显感到了生存压力,不知道究竟还能再捕几年鱼。

渴望上岸定居不希望子女再打鱼

48岁的邓树森住在杨林港船屋里,他的生活状况基本代表了大多数渔民的生存状况。他告诉记者,儿子在新疆当兵,女儿在读高二,家里还有父母。前年捕刀鱼赚了几万元钱,刚好补贴家用,但去年捕刀鱼基本没赚到钱,至今船屋里只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和一台专门收听天气预报的收音机。“为了弥补生活费用的不足,除了打鱼,我会抽出空余时间,到长江上海段捞点废铁卖。”邓树森说,有许多渔民都和他一样,不打鱼的时候到吴淞口捞废铁卖,但捞废铁是件非常危险的事,容易翻船,还有可能捞到危险物品。

邓树森告诉记者,太仓港区已为他们购买了养老保险,因此,将来养老已不成问题。目前他有两大心愿,一是渴望早日上岸定居,二是希望子女不再打鱼。

三居室120-140平米新楼盘

广州IC
尚景世家-银川
厨具套装礼品盒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