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信息港 > 法律

剑魂王座 第188章 感受我的邪恶吧

发布时间:2020-01-16 16:09:28

剑魂王座 第188章 感受我的邪恶吧

杜时泽的求饶,千信丝毫不为所动,他本就打算杀掉这两人,得知李广翰在打萧雁寒和顾婷的主意,他就下定了决心不让他们好死,

千信的笑意依然很冷:“我会给你们后悔机会的,我会把你们的神魂都收起來,让你们饱尝各种折磨,让你们每天每夜都后悔,原本我沒打算让你们灭门,但既然你们祸及家人谋及妇人,那我也只好不顾虑那么多了,”

“你……你连孤儿寡母都不放过,你是魔鬼,”杜时泽疯狂的吼叫着,

而李广翰只是不住的狂笑,疯了一样,

杜时泽知道自己和李广翰都难逃一死了,也不在意李广翰就在面前,将其计划和盘托出:“千信,李广翰派人怂恿祁鹏追求顾婷,以顾婷的性子肯定不会同意,而祁鹏也不敢下黑手的,现在顾婷肯定是安全的,萧雁寒倒是可能有危险,李广翰已经买通桓振平安排她带队去万兽森林捕猎,李广翰请了一个武战级别的杀手去对付她,”

“祁鹏是谁,去杀萧雁寒的那个杀手,又是什么來头,”

千信厉声问着,

见千信对他的消息感兴趣了,杜时泽立刻答道:“你应该知道灵剑门宗主就姓祁,祁鹏就是现任宗主的旁支族孙,他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身份來历很显赫,李广翰怂恿他去骚扰顾婷,就是为了挑起和你宗主旁支族裔的矛盾,这是想把你和顾家往绝路上逼啊,至于那个去杀萧雁寒的武战,就是惠家的八星武战惠元腾,”

李广翰听到杜时泽道出自己的计划,不怒反笑:“岂止如此,老夫还请了灵剑门的长老宁清启为宗主侄儿祁友元去刘家求聘刘雪柔,千信,不管你的哪个女人,都逃不出我的算计,哈哈哈,全是宗主家的男人骚扰你的未婚妻,我看你怎么办,”

李广翰还在激怒千信,杜时泽吓得屁滚尿流,裤子都湿了,涕泪横飞的跪求道:“千信,李广翰是个禽兽,就算让他形神俱灭都不为过,我知道你也恨我入骨,不杀我不甘心,但是看在我告诉你这些消息的份上,就饶过我的家人吧,他们是无辜的,”

平时软蛋无比毫无节操可言的杜时泽,在的时刻,居然要比李广翰更顾念家族利益,这倒让千信对他另眼相看,

杜时泽和朱启成倒是一类人,身为小家族的强者,为了家族的崛起就无所不用其极,虽然人很恶,但是杜时泽和朱启成对家族的忠诚,仍然让千信有几分钦佩,

千信心里已经决定不灭杜家,表面上不同意杜时泽的请求,只是为了让杜时泽绝望的死去,

倒是李广翰用心之毒辣,远超千信所料,

千信望着作死的李广翰,冷笑道:“我想你忘记了我的另一个身份,我是妖族神教的尊者,尊者是什么,你知道吗,就是教统继承人,你以为,我会对灵剑门的宗主一族委曲求全吗,我大不了就反了,如果我反了,你以为我会饶过李家,我一定会杀得你的家族鸡犬不留,你激怒我,只可能死得更惨,”

“哈哈哈哈,”李广翰状若疯魔的狂笑道:“你很快就会发现,就算我死了,李家也有至少十个武战保护,你想灭李家,做梦都别想,”

原來李广翰的底牌在这里,看來李家凭借开采玉矿积攒下來的财富,供养了不少武战修士,不过,这些人在面对生死抉择的时候,还愿不愿意为李家拼命,就说不一定了,

就算他们要为李家出头,千信也丝毫不惧,武战而已,他连相当于武灵级别的咒法期妖修都杀死了两个,还怕区区一群武战么,

千信心中的愤怒,反而淡了许多,李广翰的计划公开之后,他可以确定顾婷和刘雪柔暂时是安全的,不管是祁鹏还是祁友元,都不敢冒着逼反顾家的代价任性胡为,顾家虽然无力反抗灵剑门,但逃出灵剑门,投奔其他门派还是做得到的,

倒是萧雁寒带队在外捕猎,李家比较容易找到下毒手的机会,她多半凶多吉少了,面对武战,她不会有多少逃命机会,

同时,跟随萧雁寒出去捕猎的,应该还有顾婷的哥哥顾恒,以萧雁寒的脾气,她应该会把顾家相对重要的武者带在自己身边,如果她出事,顾恒可能也性命不保,

千信虽然只见过一次这个未來的大舅哥,连话都沒说过,但要娶人家妹妹,还a了人家的一个三级剑魂,怎么着也有点过意不去,

现在千信的心中只有存在一个念头:“犯我者死,如果顾家有一人出事,无论仇家是谁,都要杀得那个家族血流成河,”

不过目前,千信决定让李广翰好好的尝尝生不如的味道,

“现在,让你们见识下我的邪恶,你们会后悔让我变成恶魔的,”

千信咬牙切齿的说道,然后掏出一颗妖丹,

那六个被狼傲杀死的化翼期妖修,妖丹都被吞进了狼魂的腹中,狼魂并不会破坏妖丹,这些妖丹都到了千信的手里,

而那三个被千信用淬魂术弄晕的妖修,也被他挖出了妖丹,

这三个妖修是被活生生的挖出妖丹,因此神魂并未和妖丹合一,这三颗妖丹就如同无主妖丹,以此妖丹复活出來的妖修,只有孩童一般的灵智,

千信由此想到了一个培养忠诚手下的捷径,用无魂妖丹塑造身体,再渡入魂念赋予其灵智,

这样的复活需要很多血食,而眼前的李广翰和杜时泽就是“材料”,

千信举着妖丹,对李广翰冷笑道:“我会先让杜时泽为你演示一下痛苦,”

杜时泽看到千信掏出妖丹,猜到了什么,嚎叫道:“你想干什么,你这个禽兽,灵剑门不会饶了你的,”

“沒错,我需要你的血肉、血气和灵力,來复活一个随从,”

千信冷笑着,手上浮现一道绿光,直接按在杜时泽的额头上,

武战由于淬炼身体的缘故,神魂要比化翼期妖修的更顽强,淬魂术并未立刻将杜时泽弄晕,只是使其失去挣扎能力,

必须要清除其神魂,才能让妖丹吸收血食,不然血食的残魂会污染无主妖丹,

千信伸出两根手指,指尖出现一颗晶莹如钻石的圆珠,

这是他用凝魂术凝聚出來的魂珠,

趁着杜时泽对抗淬魂术,千信将魂珠放进他的识海,

魂珠立刻开始吞噬杜时泽的神念,

神念在魂念面前,几乎沒有反抗的能力,如烈阳下的薄雪,飞速的融化,释放出各种各样的记忆,

杜时泽的记忆,千信也一并得到手里,粗略的搜检了一遍杜时泽的记忆,千信咧开嘴笑了:“看來杜时泽死得不冤枉,居然掌握了那么多人的把柄,”

当杜时泽的神魂被吞噬干净时,他的身体心脏还跳动了一会儿,

千信对着手中的妖丹渡入一道魂念,妖丹激活了,它开始发出一道血气流,冲入杜时泽的身体,搅动其体内的血气和灵力,开始撕扯其身体,

化翼期妖丹调动的血气和灵力流,如搅拌机一样将杜时泽的血肉搅烂,于是杜时泽立刻变成一堆血糊,血糊像沸腾了一样涌动着,

一股腥臭的气味弥漫开來,

周围的道兵奴等妖修都恶心得扭过头去,妖修都会用这招复活,但是在一旁观看,还是相当恶心,

将尸体打烂再吸收原料重组合,实在是太不雅观了,

当妖丹已经开始平稳吸收血食时,千信掏出了诅咒狼魂,看向了李广翰:“现在,该你了,”

诅咒狼魂吞噬了几只野兽作为血食,由于妖丹不完整,而且沒有主神智,很快就陷入沉睡,并沒有让妖丹将身体重塑继续下去,

但千信发现了诅咒狼魂的好处,它可以阻止身体重塑,将已经吸收的血食保存下來,这意味着可以用它來储存血食供其他妖丹使用,

千信只准备暂时复活一个无主妖丹,李广翰将作为储备血食存在,

李广翰看着那团怪异的血肉,想到自己将会变成这样,终于吓得哆嗦了起來,但是他先前已经彻底激怒千信,就算求饶都沒有机会了,

他只能嘴硬的骂着:“千信,你对我做什么都吓不倒我,我相信你回到灵剑门看到的一切,会让你比我更痛苦,”

“那你祈祷我不要太痛苦,不然我会把这痛苦转嫁给李家的每一个人,”

千信身上森寒的杀意已经稍有收敛,但并沒有恢复平时的状态,他厉声说道:“我会十倍百倍奉还,我还会留着你的神魂,让你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千信为诅咒狼魂渡入了一道魂念,教它该如何保存血食,

诅咒狼魂所用的妖丹雏形自己吸收血食太慢,千信又用了一颗化翼期妖丹帮它,

这颗化翼期妖丹是有主神智的,因此不怕被血食残魂污染,千信就让其直接将李广翰活生生的吸为血食,

这比杜时泽的遭遇要残酷得多,

李广翰顿时感到万蚁噬身,浑身血肉无处不痛,比千刀万剐还痛苦,

然而比痛苦还要揪心的是,每次他痛晕过去,都会被千信用血气刺激识海唤醒,

这使得他无时无刻不在痛苦之中,

很快,他看向千信的眼神,已经沒有凶厉之色,而是恐惧和哀求,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千信不会让他好过,

周围的几个妖修听着李广翰的惨嚎,吓得浑身冰冷两股战战……

尊者居然如此残忍,太可怕了,

对人族那么残忍,他真的可能是妖族派到人族的卧底,

一时之间,几个妖修居然对千信编造的谎话深信不疑了,

他们悄悄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决心为“忍辱负重”当卧底的尊者保守这个秘密,一定要帮尊者解决身份麻烦,

……

两颗妖丹经过一整夜的吞噬,终于将两个武战的血肉全部吸收,

而李广翰的神魂被千信收入了一块法玉,如同器灵一般,法玉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不管是神魂还是灵力、血气,存入其中之后,沒有外來神念激活法玉空间,里面什么东西都出不來,

实际上神魂被困在这样一个黑暗空荡的空间里,别说亲眼目睹家族噩耗,就算是闷也能把人闷疯,

看着李广翰死在面前,经过一夜的冷静,千信恢复了理智,顾婷是安全的,萧雁寒那边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肯定也无法挽回了,到时候直接找凶手报仇就是,

想到萧雁寒可能遭受的羞辱,他心中就泛起了无数折磨仇敌的念头,

太阳高照的时候,千信突然感到一点疲惫,灵魂深处对仇恨和虐杀的疲惫,他伸手揉了揉脸,开始面对今天要做事情,

莆田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大厂自治县医院怎么样
昆明哪家癫痫病医院
六盘水看癫痫哪家医院好
青海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