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信息港 > 体育

绝世冰锋 第十六章:冰锁缚龙

发布时间:2019-10-19 08:46:00

绝世冰锋 第十六章:冰锁缚龙

所有的阻挡手段,在魔导术前,都显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携着仿佛无穷无尽的风暴,风暴长矛就像怒龙一般,咆哮着撕碎所有敢于阻挡自己的一切。韩锋竭尽全力的阻挡,还是无法停止风暴长矛前进的脚步,很快就被风暴淹没。

失去了阻挡后,风暴长矛携着无穷的威势,冲破天花,消失在苍穹中。何家举行宴会的大厅,被魔导术在在天花上开出一个大洞后,开始地动山摇起来,灰石和烟尘“簌簌”往下直掉,就像随时都像会倒塌一样。

何家的房子质量还是很好的,虽然摇晃得很厉害,灰石甚至是梁柱都掉了不少,但是总算没有倒塌。在摇晃一阵后,还是平静了下来。只不过,所有身处其中的人,身上免不了落满尘土。

不过,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精力去注意这一点。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犹自烟尘滚滚的大厅正中。那里,正是韩锋刚才站立的地方。

烟尘慢慢落下,大厅中的景色慢慢出现在众人面前。亲眼看到魔导术恐怖的破坏力,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原先富丽堂皇的宴会大厅,现在只剩下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碎裂的砖石,倒塌的墙壁还有折断的梁柱。身穿大红寿袍的何,现在身上落满了尘土,整个就像是泥猴似的,他也死死盯着韩锋的位置,神情没有一丝放松。

“爷爷,他已经死了吧。”何少龙怯怯地问道。虽然从小就听着魔导师的强大长大,但今天却是次见识到魔导师的恐怖。和平日相比,话里多了一丝敬畏和向往。也许是还没有回过神来,也许是何少龙的声音太轻,何对他的问话毫无反应。

“爷爷?爷爷?”焦急之下,何少龙的声音提高了几度,语气也急促了几分。“你怎么了?没有受伤吧?”

“呼!”何长吁一口气。“我没事!幸好他成为魔导师的时间不长,还没有掌握魔导术。不然,这一战还真是危险。正面中了我的风神之矛,他应该已经死了吧。”从何口中确认已经赢后,何家的人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魔导术果然厉害!”很突兀的,韩锋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包括何在内,神色都是一僵。“我差点就死了,死在你的魔导术下,就差那么一点。不过

,很可惜!我没死。所以,死的就是你们了。”韩锋的话,虽然语气非常平淡,不带一丝杀气,却像是一股寒流,瞬间就令何家众人从身体冷到了灵魂。

“不可能!”何满脸不敢置信得看着大厅正中,那依然烟尘滚滚的地方。“你明明被我的风神之矛打中了的,都已经穿过去,连屋顶都被打出一个大洞来。你,你怎么可能会没死?这不可能,只有魔导术才能对抗魔导术。”

“你说的没错,只有魔导术才能对抗魔导术!”韩锋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他们面前。“不过,那也要你的魔导术能打得中我才行啊。”虽然没有在风神之矛下丧生,但是他现在的样子也是狼狈异常。凤凰形态的铠甲全然破碎,只剩下几块碎裂的冰块挂在身上,那双漂亮的冰晶羽翼,也仅仅剩下短短的一截连在背后。此时的他,不仅灰头土脸,身上也受了不轻的伤。凛冽的劲风在他身上留下无数敞开的血口,猩红的鲜血将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染得殷红。这还只是外伤,脸色苍白的他同样受了不轻的内伤。魔导术的威力,仅仅只是七阶魔导术的威力,竟然强悍如斯,实在是出乎韩锋的意料之外。虽然样子很狼狈,但是他在魔导术下逃得性命却是毋容置疑的。

“不可能!”何摇着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我明明看到风神之矛已经击中了你,魔法之间相互碰撞也产生了爆炸。”

“等等,我得先纠正一点。”韩锋摇摇自己的食指,“你的魔导术击中的只是我的魔法,而不是我。”原来,韩锋在发现自己的魔法无法挡下何的的魔导术后,就变挡为卸,将其引向另外一个方向。虽然他无法挡下魔导术,但是稍微改变一下方向,还是可以做到的。不过,魔导术的威力实在太强,即便及时靠着投机取巧的小手段卸开攻击,也令韩锋受了不轻的伤势,凤凰形态更是被直接破除。

“你神气什么?你已经受伤了,只要我爷爷再用魔法,就一定可以击败你。”见到韩锋已经是受伤后,何少龙压下自己内心的恐惧,变得趾高气扬起来。

“再用魔法?再用魔导术吗?”韩锋哈哈大笑起来,神色没有一丝紧张,反倒带着张狂的笑意。“如果他是状态,那我肯定没有胜算。可惜,你看他现在还有能力再使用魔导术吗?”

什么?何家众人闻言,皆是大惊失色。转头向着何看去,却见他脸色苍白,紧紧捂住自己的伤口,再不复刚才威风凛凛的模样。

“爷爷,你···你怎么了?”何少龙惊慌地对着何说道。“你没事吧?”

“还是我来说吧。”韩锋瞥了何一眼,身上的冰甲和羽翼都在魔力的滋润下慢慢恢复。“他本来就被我一记蛇牙捅成重伤,虽然他靠着魔力强行压下伤势,但是也只是外表看起来已经恢复,想必靠着这样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承受魔导术那强大的负荷吧。现在的他,就算我不动手,也会死去。他,已经没救了!”

“没错!”一直沉默的何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嘶哑而虚弱,就像是喉咙被堵住了一样。一张口,鲜血就地从他口中止不住地往直下流,引得何家众人惊呼出声。“现在的我,已经油尽灯枯。我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将战局拖得太久。之所以用魔导术,就是想要和你同归于尽。没想到,你没死,倒是把我自己的命给搭上。”

“虽然我们是仇敌,但是我能求你一件事吗?”何将视线移到韩锋身上。“现在的我,还有一击之力。如果你能放过我的家人,我还有我孙子直接束手就擒,任你处置,怎么样?不然,我们就只能拼个鱼死破了。”

“爷爷!”何少龙大惊,不敢置信地看着何,声音变得歇斯底里起来。“您···您竟然要牺牲我?他已经受伤了,又不会魔导术,我们可以赢的。但是,但是您竟然要牺牲我。”

说着,何少龙居然直接拿着冰之咆哮朝韩锋冲去。在绝望和恐惧中,他直接失去了理智。“都是因为你,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

对此,韩锋不以为意。已经恢复原状的冰晶之羽随手一挥,便将其扫飞出去。何脸上先是阵紧张,然后叹了口气,再度放松下来。而引发这一切的导火索,冰之咆哮也被打得脱手而出,掉到断壁残垣之间。

“放心,我不会现在就杀死你的。”韩锋的声音中满是冷意。“那样太便宜你了!我会在你绝望,悲伤无助的时候,才会结束你的生命。”

“少龙,不是爷爷不想救你。”何语气沧桑,无力地看着倒在地上吐血的孙儿。这是他喜爱的孙儿,也是他寄予希望的孙儿。他眼中泪光闪烁,但是语气依然坚定。“只是,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不死,对方不会善罢甘休。为了何家能够传承下去,只能牺牲你。我陪着你去死,以此来平息对方的仇恨。”这就是家族的悲哀,所有人,生来都是为了家族。为了家族,所有人都可以被牺牲,所有代价都可以付出。

“你们要自说自话到什么时候啊?”韩锋不耐地打断何的话。“为了家族而牺牲!真是令人感动,好伟大啊!不过,我得跟你们说一声抱歉。我这个人,就是一个铁石心肠的混蛋,同时还很记仇。”

“今天,何家的所有人都得死!”森寒的杀气从韩锋身上汹涌而出,让在场所有人都是浑身一冷,如坠冰窖。

“小子,别逼人太甚!”何脸色十分难看。“凡事不要做得太绝,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样做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要是作一搏,你也不会好受吧。何不大家一人退一步,过去的事就此一笔勾销。”

“凡事不要做得太绝?得饶人处且饶人?”韩锋神色凄凉地喃喃道。转眼间,变得狰狞起来。“你们杀我父母的时候,谁饶过我的父母了?派人追杀我的时候,谁想过饶我了?哦,现在你们输了,就学会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了?在我眼中,你们比猪狗还要不堪。继续让你们活着,只会害更多的人。”

“你···”以何的身份,什么时候试过被人这么指着鼻子臭骂,自然火冒三丈。不过,他指着韩锋“你”了半天,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毕竟,对方说的话虽然很难听,但都是实话。他们本就不占理,更不知该如何反驳。

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好半天,何才从嘴里挤出话来。“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既然你无论如何都不肯放我们何家一条生路,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不能让你如愿。想杀我何家的人,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吧。”

“正有此意!”韩锋话音刚落,就骤然发难。数之不尽的寒冰之链凭空浮现,向着何家众人束缚而去。冰天索——冰锁缚龙!“时间已经拖得太久了!我的家人,已经在地下等你们太久了。而且,刚才那么多人跑出去,和你们何家交好的一定不少。那些家族的高手,还有城卫军也差不多是时候要到了吧。我们之间的恩怨,可不能被不相关的人给打扰了。”

韩锋的突袭非常突然,而且一出手就是他目前自创的几招强招数之一。即便是何这个经验丰富的老魔导师,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数十根寒冰之链,硬生生戳破他护身的魔法,将他捆了个结实。至于何家的其他人,就更不用说。

虽然他们尽力反抗,但是实力相差太远,就像一头撞到蛛上的小虫子一样,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何家所有人都被捆成了粽子,只有何少龙例外。这倒不是说何少龙有多强,而是韩锋根本就没用寒冰之链去攻击他。

苏州男科
北京哪家性病医院好
济宁治疗龟头炎医院
苏州男科医院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