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信息港 > 教育

补天道 八一九知面不知心,何如不闻名

发布时间:2020-01-16 21:55:28

补天道 八一九知面不知心,何如不闻名

>

一连问了三声,无人应答。孟帅摇?摇头,道:“走吧。”

任盼盼道:“怎么了,跟谁说话?”

鸿鹄忍不住道:“你还问?冻在冰里,你难道一点儿察觉都没有么?你冻在冰里,还有五感么?”

任盼盼道:“哪有什么感觉?人都傻了,你们把我放出来,我才恢复知觉。”

鸿鹄看着孟帅,以眼神询问,孟帅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知道。鸿鹄突然道:“藏头露尾,连现身的胆量都没有,这种人谁看得上?一辈子只能跟在后面。”

孟帅道:“也许人家追求的就是那种自虐的暗爽,走吧。“说着来到冰前。

突然听背后有人道:“且慢。”声音低沉沙哑。

只见一人从冰后走了出来,一身白衣,身材适中,头上戴着一个斗笠,半遮住脸,露出的五官端正之余,也没什么特色,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

任盼盼仔细一看,讶道:“这不是……杨师兄么?”

鸿鹄道:“你果然认识?”

任盼盼道:“龙虎下院的杨师兄么,我们见过几次。好像都在课上,你……你是叫杨成飞是不是?”

那杨师兄低声道:“杨成云。”

任盼盼笑道:“你看,我就说有个成字么。”

鸿鹄看着杨成云,又看了看任盼盼,略替他心酸。孟帅道:“杨兄,你的方向感很好,对于咱们下一步怎么走,你有什么意见?”

杨成云道:“没意见――我只在跟人的时候有感觉。你开路吧。”

任盼盼啧了一声,道:“开路,说得好像孟帅就该打头阵似的。”

孟帅不介意,自己走到冰壁前,道:“我看过了,这冰雪世界虽大,但没法辨认方向,走出去要很久,这冰山还是个出路。纵然不是出路,能进去看一眼凤凰,也是好事。不过进这个冰,有个前提,是要能不被冻住。鸿鹄肯定是没问题,但我们还需要其他东西护身。我有个想法。”他取出一个泛着白色光芒的珠子,道,“这东西我有八成把握可以避开冰冻。但是需要试一下。本来该我自己来,但我若被冻住了,没人能救我。那么就请杨兄……”

其实他和杨成云次见面,如此危险的事交给对方,容易引起对方误会,但此地除了他俩之外,都是女孩子,他总不能交给别人,因此先问了杨成云。

杨成云果然默然,鸿鹄道:“交给我吧。”说罢把项链摘下,放在孟帅手里,顺手取过了白色珠子。

孟帅低声道:“行么?”

鸿鹄笑道:“什么行么?不就是摸一下?倒是我有事,你要及时来救我。”

孟帅竖起手指,道:“像毛爷爷保证,一刻不迟。”

鸿鹄一笑,上步向前。任盼盼这才有些觉,碰了碰卫蝉玉,道:“这俩是不是有什么?”

卫蝉玉道:“当然了。”

任盼盼点头道:“我说呢,看不出来,孟帅这小子居然会喜欢人。我还道他面热心冷,没什么感情呢。”

卫蝉玉道:“孟帅是很好的人啊,你为什么这么说?”

任盼盼道:“这和他是好人又不矛盾,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鸿鹄来到冰前,一手握着珠子,一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冰层。接着,她轻轻一颤。

孟帅忙问道:“怎么样?”

鸿鹄回头一笑,道:“好冷。”

孟帅松了口气,道:“果然。”那珠子是辟火辟水辟尘三珠合一。既然能躲过酷热的岩浆,自然也能躲过寒冰水汽的侵袭,确实是不可多得的法宝。

收回珠子,孟帅将项链给鸿鹄戴上,道:“我这里有个珠子,蝉玉那里有一个。这珠子不比项链只能一个人戴,走的近一些,可以管两个人。那么就让蝉玉带着盼盼。杨兄,委屈你跟我走了。”

其实那珠子孟帅有两个,倘若他和鸿鹄单独在此,自然一人一个?但既然是杨成云,自然不会和他分享。这还是他厚道,顾念杨成云是难得一见的隐匿追踪的人才,主动带他出去,不然他们一走,杨成云没有躲避寒气的法宝,只有冻死在这里。

杨成云默默地走到孟帅身边。孟帅却不出封印,而是凝目站在冰前。几人不知道他在干什么,都只是干等着。

过了一会儿,孟帅突然出手,手中出现了两个刷子一样的东西,道:“这是我用破冰封印造出来的封印器,杨兄,咱们人手一个,先擦开一个洞来。”

杨成云一脸怪异的接过刷子,道:“你什么时候做出来的?”

孟帅道:“刚刚。山人自有妙计。”他才不会说刚刚进入黑土世界加工了一套出来。

鸿鹄道:“好东西,还有没有?我们都来一套,度快一点儿。”

孟帅道:“暂时没了。我们在前面开路,你们后面跟着就行。咱们有的是时间,快一点慢一点不打紧。”说着伸手一刷,登时如同刮水一样,把冰面刮下一层来,笑道,“行,挺管用。”

杨成云跟着一刷,便觉真气在刷子中一转,立刻引动了其中封印,放出了不一样的力量,果然轻轻巧巧的刷下一层来,看了孟帅一眼,继续埋头刷冰墙。

两人的体力不错,动作也快,咔哧咔哧,跟刨墙一样,瞬间刷出一个洞来,孟帅量了量,道:“行了,能过人就行。别浪费了,往里面刷。让她们在后面等等,咱们先刷出几丈来再让她们进来。”

杨成云默不作声,一路刷进去,孟帅从另一个方向开刷。杨成云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两人埋头干活,很久不交谈一句,但效率还不错,通道的度能以十分钟一米的度推进。

一直推出十几米去,两人刷到了中间,相聚不远,杨成云低声道:“她对你另眼相看。”

孟帅“啊?”了一声,道:“啥?”

杨成云道:“任姑娘。”

孟帅这才反应过来,道:“没有吧?就是一般的队友。”

杨成云道:“这还不够?她从不和人做队友,倘若对谁亲近,一定是想要下手。跟了你一路,竟不下手偷窃,这简直不可思议。”

孟帅呵呵一声,道:“是么?简直深情厚谊。”

杨成云道:“你对她也不错。”

孟帅道:“我对谁都很好。你去问一问,有口皆碑。”

杨成云道:“你刚刚叫她盼盼。”

孟帅愕然,杨成云道:“你以前都叫她任姑娘,为什么现在叫她盼盼?是不是我一出来,你就故意用这个名字?”

孟帅愠怒,道:“你特么给我闭嘴,我的女朋友就在后面,叫她听见了我要你好看。”顿了顿,道,“你他么无聊透顶,谁跟你一样整天琢磨这些。”

杨成云低声道:“我确实无聊。”

孟帅吐出一口气,心中有些后悔,本来对这个人的痴心有些可怜,故意把他叫出来,也是为了让任盼盼见他真人,万一有进一步的可能呢?但现在看来,此人心思敏感,性情压抑,很可能还小心眼,实在不是良配。作为朋友,他反而要暗中叫任盼盼远离此人。若是任盼盼由此受到伤害,反而是他的错了。

开出道路,其他人在后面跟随,一路往凤凰那里行去。凤凰开始只是一抹影子,渐渐地越来越放大,走了一阵,众人已经感觉到那凤凰实在是庞然大物。

挖着挖着,就见冰中光芒一闪,一角痕迹露出,孟帅伸手去拿,便觉的冰冷刺骨,缩了一下,道:“鸿鹄,你来看。”

鸿鹄赶上来,用手抓住,轻轻一抽,众人眼前一亮,已经抽出一根光带。那光带约有一人来长,泛着纯洁无暇的白光,一见就是稀世珍宝。

卫蝉玉定睛一看,道:“羽毛?这么大?”

鸿鹄神色肃穆,目光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道:“是尾翎!和宫中供奉的差不多,就该如此。这必定是活凤凰尾上的翎羽,到底是我赢了。”

孟帅道:“先收着,咱们继续挖掘,那么大一只摆在那里,别说一两根翎毛,就是薅光了也行。”

鸿鹄白了他一样,道:“不要乱说。这白凤凰,就是鸿鹄,那是白凤殿的象征啊。你要客气些。”

孟帅一笑,继续挖掘。挖了片刻,又挖出一根羽毛。任盼盼要拿去玩,鸿鹄便给了她,孟帅诧异,两人关系进展的挺不错。

越挖越近,那寒冰也越来越坚硬,渐渐地只靠封印器已经不足以撼动。孟帅叫杨成云退后,自己用封印和虚空解放印一点点的刨冰。这真是水磨工夫,半个时辰刨出不到半米,倒把他累的够呛。

眼见还有一米有余,似乎伸手就能抓住凤凰的脚,这时凤凰跟人的对比已经很明显,众人的身高,多只有凤凰的喙一半长短,仰望凤凰的身姿,更是震撼不已。坐下来休息,鸿鹄取出羽毛,给他扇风,孟帅笑道:“在冰块里满头大汗,也就是我独一份儿了吧。”

鸿鹄道:“你先休息,我来替你。”

孟帅摇头,就听任盼盼道:“咦,那是什么?”

孟帅一回头,就见一望到底的冰山中,一个身影竟如穿梭在空中一般翩翩而来,定睛一看,道:“又是它?”

达州市中心医院
衡阳市中医院怎么样
东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酒泉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新疆白癜风治疗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