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石嘴山信息港 > 教育

兵王归来 第五六一章 师徒对决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7:09

兵王归来 第五六一章 师徒对决

“安小琪,你还活着?”雷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dm

本来已经被认定牺牲了的安小琪居然还活着,而且还利用敌人的通讯装置试图联系上他,这说明她不但很安全,而且还至少当面干掉了敌人的一个狙击手。

“怎么,你盼着我死啊?”安小琪显得十分平静,通过耳机传过来的呼吸声细长而又均匀,说道:“雷东,你不是过去了吗,战果怎样,消灭了几个,现在在什么位置?”

说到这里,安小琪的呼吸骤然停顿了一下。

“砰!”一粒子弹飞过来,将雷东头顶的一块砖击得粉碎。

呼吸停顿,枪声传来,砖头被击碎,似乎还有一次枪栓拉动的声音。

雷东一愣,怎么这么巧?

“我现在在刚倒塌的这栋大楼附近,被一个狙击手盯上了,动不了。”雷东屏住呼吸,他已经通过对方几次射击,基本上确定了抢手的位置,于是说道:“枪手就在刚才我们分手地方的左前方,第二栋楼三层位置,把他干掉!”

“你说什么?”安小琪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雷东尽量把身体蜷缩起来,开始仔细寻找周围适合当掩体的物体。

“是不是被这个枪手锁定了啊?”安小琪笑够了,立刻扣动扳机。

“啪啪”两枪,子弹分别打在雷东身体两侧不到一米的位置。

“原来是你?”雷东脸都绿了,千算万算,居然差一点被安小琪一枪爆头了。

“我也没想到是你,幸亏你躲得快,否则就误伤了。”安小琪语气平缓,呼吸也一如刚才那样不显波澜,说道:“出来吧,你那个位置太暴露了,再待下去,很容易被人爆头!”

“真的是你?”雷东左右看了看,发现脚底下有一块被炸碎了的门板,于是捡起来交给小姑娘,示意她稍微举起一点来。

“还实验我?那我就把你手里这块木头片打掉!”安小琪咯咯一笑。

枪声起,小姑娘手中的门板立刻就被打飞了。

安小琪得意的说道:“相信了吧,出来吧,估计还有枪手,不能和你墨迹了!”

“回头再找你算账!”雷东的语气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说道:“出去就出去,咱俩一起,估计他们还有两到三个人,今天一锅端了!”

雷东和安小琪始终用的是语对话,因此小姑娘也能听得明白,她被雷东死死地限定在一个十分狭小的范围之内浑身难受,此刻听到可以出去了,立刻就站了起来。

“蹲下!”雷东大惊。

“砰!”然而已经晚了,一粒子弹飞来,这个在雷东心目中可怜又可怕,坚强又勇敢的小姑娘的天灵盖瞬间就开裂了。

“砰!”就在小姑娘被子弹击中的同一时刻,雷东也站了起来,完全是凭着直觉向着子弹袭来的方向开了一枪。

雷东动若脱兔,身子一跃而起,向着前方四五米左右的一辆汽车残骸扑了过去。

“砰!砰!”在运动中的雷东打出了第二枪和第三枪,a4号楼顶层的一扇窗户瞬间碎裂。

“砰!砰!”雷东顺势一滚,在扑向七八米开外的一个垃圾桶的时候又开了第四枪和第五枪。

抵达垃圾桶附近之后雷东一刻都没有停留,而是突然变向,冲向左侧十多米开外的一栋建筑物。

“砰砰砰!”在移动的过程中,雷东又连续开了三枪。

整个过程不足五秒钟,雷东却转移了二十多米,期间连开八枪,而且枪枪对准同一个地点,程度即便是老兵静止射击也很难做到。

雷东进入的是b2号楼,虽然同样是临街建筑,但主体结构完整,只要进去,就可以暂时躲避狙击手的锁定。

冲进走廊,稍微喘息了几秒钟,雷东悲愤的问道:“为什么,她还只是一个孩子!”

“你是怎么看出破绽来的?”耳机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显得很不甘心的说道:“我变声的技术自问惟妙惟肖,通过电波传送失真之后就是两口子也很难区分出来。你是怎么听出来的,是语气不对吗?”

雷东的枪几乎和对方射击小姑娘的那一枪同时响起,这只能说明雷东早就看出对方的意图,所谓的转移位置不过是个幌子,雷东的目的就是引诱枪手暴露目标,进而把他狙杀。

因此枪手也很迷惑,也想知道答案。

果然不是安小琪,雷东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

“岂止是语气不对,你的破绽太多了!”雷东靠在坚实的墙壁上发抖,脑海中尽量不去想象那个小姑娘的惨状,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的个破绽,就是不应该直接称呼我的名字!”

“我应该称呼你麦克雷!”枪手十分聪明,立刻就反应过来了,问道:“这并不足以让你对我开枪,还有第二个破绽吗?”

“当然有,你的第二个破绽是不应该用语和我对话。”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雷东弯着腰,开始寻找合适的狙击地点。

“也对,我应该用汉语。”枪手笑了笑,说道:“然而这还是不够,那第三个破绽呢。”

雷东连续打开两扇房门,发现都不适合,于是继续往前走,说道:“你太心急了,一再要求我站起来,这不合常理。”

“不错,我太渴望打碎你的脑袋了。”枪手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我养尊处优的日子过得太长,很久没有和真正的高手对决了,居然一连气犯了三个错误,真的应该好好检讨一下了。”

“你以为你只犯了三个错误吗?”雷东推开第三个房门,说道:“这三个破绽只能让我对你产生怀疑,却不能让我下定决心对你射击。”

“怎么,还有第四个?”枪手更加不甘心了:“这不可能,我不会犯这么多错误的!”

“想知道吗,告诉我的那个女同伴现在怎么样了?”雷东走进房间,随手拿起一面小镜子摆在窗台左下角的位置,并把窗户稍微推开一条缝,让气流可以畅通无阻的进来。

然后雷东又迅速撤了出来,推开了第四扇房门。

“她还活着,想听听她的声音吗?”枪手笑了笑。

旋即,耳机中传来一阵痛苦的呜咽声,显然安小琪的嘴巴被堵上了,此刻正在遭受枪手的折磨。

“你让她一直活着,因为那是你和我讨价还价的筹码。”雷东躲入窗户的死角,开始仔细观察起来。

雷东观察的并不是a区,而是和b区斜对角的区,具体而言就是那几栋可以观察到这边窗户的建筑物。

“放心,非到必要时刻,我不会杀了她的!”枪手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还有什么破绽了吧?”

“你的破绽,就是呼吸!”雷东的枪已经举了起来,但却没有触碰窗帘。

“呼吸?”枪手一时间愣住了。

“不错,就是呼吸,就像你现在一样!”雷东的脸颊紧贴枪托,瞄准星已经锁定了2号楼中的某扇窗户。

“就像现在?”枪手重复了一句,几秒钟之后发出一声感叹:“雷东,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妖孽,连这样的细节都能注意到!没能击毙你,是因为你的技术的确高,这不是天意!”

这的确是枪手的破绽,他在和雷东对话的时候,竟然还在刻意控制呼吸,那是只有在平心静气瞄准目标的时候才会有的呼吸节奏。

如果他真的是安小琪,真的对雷东没有恶意,怎么可能在确定雷东是自己人之后,还长时间的瞄准雷东呢?

“你错了,这就是天意!”雷东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喝道:“即便是我对你产生了怀疑,即便我已经决定进行反击,可是在那样一种地形下,我成功的肯等几乎等于零,是上天安排那个小姑娘来到我身边,是上天安排她在那一刻突然站了起来,是上天让你的残暴和贪婪在那一刻突然放大,从而提前开枪,否则的话现在你已经成功了!”

“你想激怒我?”沉默了大约十秒钟,枪手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感谢你回答了我这么多问题,也感谢你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狙击课。现在,轮到你提问题了。”

“你知道我想要知道什么?”长时间保持握抢的姿势,雷东的胳膊有些发酸,但手臂却丝毫没有抖动的迹象。

枪手随口说道:“我嘛……是十二号,是他们的指挥官,我的名字叫金南奎。”

“我想知道的是你的中国名字!”雷东的手臂终于有了一次颤抖,因为他实在是不愿意相信枪手是那个自己熟悉的人。

“如果我的手没有受伤,你刚才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枪手的声音突然冷漠起来,说道:“现在,你难道还猜不出我是谁吗,雷东同学?”

“教官,我真不希望是你!”雷东双眼闪过一丝厉芒。

有风自南边来,钻进窗户,蓝色的窗帘稍微动了一下。

“砰!”枪声清脆,隔壁第三扇窗户上面的玻璃瞬间碎裂。

“砰!”雷东也扣动了扳机,2号楼三层第五扇窗户后面飚出了一股鲜血,雪白的窗帘上瞬间出现了点点梅花。

枪手发出一声赞叹:“漂亮,不愧是精锐的狼牙!不过,你以为你真的赢了了吗!”

交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淮安市人民医院分院怎么样
甘肃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
莱芜哪家妇科医院好
治疗牛皮癣邢台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